-

第2410章

這就像那些武俠門派,掌門永遠會將最核心的武功,傳授給下一任掌門的繼承人,而不會傳授給其他徒弟,其目的,就是要確保繼承人的實力更高一籌,這樣,纔不會被自己人暗算推翻。

以前,老爺子蘇成峰每天都在潛心教導長子蘇守道,至於其他兒子,他從不傳授真正的經驗謀略。

可現在,長子蘇守道已經被他完全放棄。

長子廢掉之後,他心中最理想的繼承人,就變成了次子蘇守德。

所以,他便打算,從現在開始,好好培養蘇守德。

此時的他心中覺得:“我將來最多還有十幾二十年可活,守德從現在開始成長,十幾二十年,也差不多剛剛能有所沉澱。”

“這樣一來,他也不會威脅到我接下來這十幾二十年對蘇家大權的掌握。”

“可如果換做是守道來做繼承人,可能再過五年八年,我就壓不住他了。”

“如此來看,事情發生到今天這個局麵,也未嘗就一定是件壞事。”

就在這時,蘇守德急忙追問:“爸,那咱們現在要怎麼乾掉杜海清那個賤女人?!您已經派了家族內的高手去金陵了?”

“冇有。”蘇成峰搖了搖頭,開口道:“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用自己的人?那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蘇守德不解的問:“爸,您不是說,咱們要師出有名嗎?現在杜海清有辱家風,我們不就已經具備了動手的理由了嗎?”

蘇成峰很是失望的斥責道:“守德!師出有名是必須的條件,但絕不是唯一條件!如果說隻要遮住臉裸奔,就不會被人認出來,你難道以後出門就隻戴口罩、不穿褲衩了嗎?!”

蘇守德惶恐的說道:“爸,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蘇成峰冷哼一聲,厲聲說道:“你聽清楚,就算是師出有名,這種奪人性命的事情,我們也要儘可能的撇清一切乾係!”

說著,他又補充一句:“剛纔說的師出有名,隻是給我們留個後手,我們最重要的是,彆被對方找到任何證據!”

“這件事最好的解決方案,是想辦法乾掉杜海清,而全世界雖然都覺得一定是我們蘇家乾的,但誰也找不到任何實質性的證據!”

“就像歐洲那位著名的王妃一樣,明眼人都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可有什麼用呢?誰也拿不出她被害的直接證據,最後隻能說她就是死於車禍、死於意外!”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外界掌握了皇室謀殺她的證據,皇室起碼還有一個給自己開脫罪名,或者減輕罪行的理由。”

“比如,她懷了異教徒的孩子、還打算嫁給異教徒,這有損皇室威嚴;”

“比如,她原本已經為皇室誕下王子,可一旦她二婚嫁給異教徒,她就將生下一個異教的嬰孩,而這個異教的嬰孩,恰恰又是皇室王子同母異父的弟弟,這讓王子的臉往哪擱、這讓整個皇室的臉往哪擱、又讓整個國民的臉往哪擱?”

“這些,都是皇室師出有名的理由,同樣也是將來東窗事發後,給自己洗白的後手!”

蘇守德急忙追問:“爸,那您有辦法讓杜海清死的不明不白?”

蘇成峰冷笑一聲,道:“我追求的,不是讓她死的不明不白,而是要讓她死的無懈可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