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守道忙說:“爸,您不是同意知非追求顧秋怡了嗎”

蘇成峰十分認真的說:“可現在看來,顧秋怡遠冇有伊藤菜菜子更有性價比啊”

蘇守道尷尬的說:“爸,知非這纔剛去金陵,咱們這時候就改變主意,對他的積極性肯定也會有很大的打擊,畢竟他確實很喜歡那個顧秋怡。

“蘇成峰咂了咂嘴,道:“知非那邊就讓他繼續試著追求那個顧秋怡,你這邊就再找機會約一下伊藤雄彥,或者乾脆就約那個伊藤菜菜子,看看是不是能再約個時間麵談一下,大不了我們多讓一些利潤空間給他們,隻要他們願意跟我們成立合資公司,幫我們盤活這塊業務,我們可以把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分給她。

蘇守道點頭答應下來,說:“爸,我跟伊藤家族溝通一下,如果可以的話,就儘快跟他們約個見麵的時間。”

“好”

此時此刻,日本東京。

伊藤府邸內,正是一片緊張忙碌的景象。

伊藤菜菜子不斷的在房間裡跑來跑去,將各種各樣的衣物以及日用品裝進行李箱。

她的助理川奈久玲,此時正著急忙慌的,在後院狗舍裡一通亂抓。

好不容易讓她抓住一隻十分淘氣的小秋田犬,她便趕緊將這隻秋田犬用力的抱緊在懷裡,快步跑到了伊藤菜菜子的房間門口。

大小姐,您看這隻小狗可以嗎”

伊藤菜菜子剛把一件用著極強少女氣息的櫻花粉色外套裝進箱子,抬頭看了她懷裡的小狗,笑著說道:原來是桃太郎啊,說實在的,我還真不捨得把它送

川奈久玲急忙說道:“大小姐,那我再去換一隻好了。”

伊藤菜菜子趕忙叫住她,開口道:“不用了川奈,就它吧,對方畢竟是葉辰君的朋友,既然她喜歡秋田犬,那我自然要送她一隻品相最好的。

川奈久玲搖了搖頭,感歎道:“大小姐,你對那個葉辰,真是太用心了,不僅對他用心,就連他的朋友都這麼用”

伊藤菜菜子有些羞臊的說:“葉辰君對,我們伊藤家族有恩,一點小事我當然要儘心儘力了。

川奈久玲下意識的脫口道:“可是他已經結婚了啊

伊藤菜菜子表情有些尷尬的說:“葉葉辰君是我的恩我隻是想報恩而已,和結不結婚冇有任何關係。”

川奈久玲把那隻名叫桃太郎的秋田犬放到地上,抓起伊藤菜菜子的右手,指著右手中指上戴著的那枚戒指,開口道:“大小姐,如果你真的隻是想報恩,又怎麼會一直把這枚戒指戴在手上

伊藤菜菜子忙掩飾道:“這枚戒指這枚戒指是我送給自己的禮物跟葉辰君沒關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