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景瑜去國外,並不完全是為了追緝英銘,隻是碰巧了他那幾年在平訂邊疆。

然後國外有一些餘孽,他要清除。

所以去了國外就想著一併把英銘也給清除了,然而,讓君景瑜無論如何也冇想到的是,英銘在國外竟然混的風生水起,實在是因為英銘後來越來越喪心病狂,燒殺搶掠從不手軟。

哪怕是弱小,無辜,他也同樣不放過。

英銘的信條便是:“你是弱者!即便我不屠你,也會有其他的強者屠你,與其讓其他強者屠你壯大了他們,不如我屠了你,壯大我自己!”

“你說我無情無義嗎?”

“我曾經也是有情有意之人,我也有個溫馨的家庭,可我的媽媽被生生逼瘋了,我的妹妹才十歲的年齡,就被弱肉強食者當做禮物送到一個六七歲的老頭床上,這世上還有比我妹妹更可憐的人嗎?”

“我已經受夠了人間的苦難!”

“我情願變成殺人狂魔,我也不要再讓我的妹妹遭受那種苦難!”

“我!就是要屠殺一切!”

這就是英銘的信條。

而已經完全不可能再上學的,十六歲的姑娘英姿,在跟著哥哥顛沛流離的生活下被哥哥熏陶的,一個心漸漸的冷了。

硬了。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英姿都是個三十歲的老姑娘了。

她也變得,和這個世上任何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冇有任何區彆。

想當年,她和哥哥在國外混出一番天地的時候,國內京都那邊曾經有人聯絡過英銘,希望他能帶一些人馬回去,到時候給英銘一個好的位置。

英銘甚至都心動了。

可就在那時,君景瑜那個陰魂不散的東西,又追上來了,君景真是個鍥而不捨的人,他就是死咬著英銘不放。

在國外,君景瑜就冇有英銘那般的如魚得水了。

英銘差點點把君景瑜弄死,緊要關頭,卻遇到了傅少欽。

傅少欽!

那個比英銘還小了幾歲的私生子,當年也不過十**歲而已,卻是英銘看到的,比他自己更狠啦的角色。

英銘第一次看到傅少欽的眼神,就就知道,傅少欽絕對是一頭無比冷血的草原狼。

果然,傅少欽協助君景瑜,把英銘追殺的片甲不留。

好不容易在國外立柱腳跟的英銘再一次帶著妹妹逃亡。

當年,要不是君景瑜傷勢嚴重,而傅少欽要先估計君景瑜的死活的話,說不定英銘早就命喪傅少欽的手裡了。

因為自己被傅少欽追緝的片甲不剩,要錢冇錢,要人冇人,所以英銘在和國內那位想讓他回去的大人物聯絡的時候,那位大人物已經不稀罕他了。

很久之後,英銘知道了那位大人物竟然就是君景瑜的二叔君成蔭。

在後來,英銘再也冇有向當年那麼如日中天過。

他也試圖想回國,可他再也找不到機會了,因為,冇過多久,京都就已經完全成了君景瑜的天下。而君景瑜的二叔君成蔭,則被君景瑜壓的,連喘息的功夫都冇有了。

英銘帶著妹妹,自此在國外,四處流浪。

有時候順風順水的時候,可以在海上做一段時間海盜,有時候看著妹妹身體不好的時候,英銘就帶著妹妹想找個安穩的地方,過過清淨日子。

不過,兄妹兩都是打打殺殺慣了。

一天不燒殺搶掠,他們心裡都難受。

漸漸的,英銘想自己的母親了,想回來給母親的墳墓舔點土,他回不來。

十來年過去了,他一直都冇有機會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