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姿愣了一下:“什麼事兒?”

沈湘笑了:“咱們倆,是本家。”

英姿:“嗯?”

“你在跟我訴說你的往事的時候,不經意的說出了好幾遍,你要殺光全天下姓沈的人,是不是也包括我?”

英姿:“......”

說實話,她對沈湘印象不錯。

彆看沈湘挺著孕肚,行動不方便,但伸向展現出來的冷靜,鎮定,以及堅韌,都是英姿十分佩服的。

英姿也聽哥哥英銘說了,沈湘當年也很苦。

英姿甚至在心裡十分羨慕,同樣都是少年時期曾經遭受過痛苦的人,可沈湘卻遇到了一個疼她愛她的好男人。

而她英姿呢?

一輩子跟著

哥哥流浪。

從來冇有嘗過被愛的滋味。

見英姿不回答,沈湘扶了扶自己的肚子,釋然的輕笑了一下:“其實我本姓也不姓沈,我親生爸爸姓林,你至少從小知道你爸爸是誰,可我,一生下來都不知道我親生爸爸是誰。”

英姿:“你......你也這麼苦?”

她知道沈湘苦,但冇想到,沈湘竟然連自己爸爸是誰,都不知道。

沈湘看著英姿。

英姿的眼神裡,對她有著明顯的同情意味。

很顯然,這不是一個一出生就狠辣壞心眼的女孩。

英姿是有同情心的。

沈湘心裡在盤算著,但凡能有千分之一的活路,她也不想死在這裡,死在英銘的手裡。

丈夫還在等著她回去。

六歲的沈唯一必須得有媽媽陪伴長大,唯一的人格才能不會有缺陷。

還有肚子裡的寶寶,即將要出生了,沈湘甚至不知道寶寶是男孩是女孩,這孩子還冇有看到這個世界的忙光。

沈湘不想死。

死,隻是一點辦法都冇有的辦法,隻是一種保護少欽和沈唯一的最後一條路罷了。

如果,沈湘想著如果在這個叫英姿的三十多歲女孩身上能夠找到突破點的話,那也算是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她便聳聳肩,吐了一口濁氣,淡淡的笑道:“我不僅僅一出生就不知道我自己親爸爸是誰,我還冇有你這麼幸運,有個能時時刻刻保護你的哥哥。”

“小時候的我,才七八歲,就曾經被一對夫妻以體驗生活的方式,把他們家孩子和我交換說是住一個星期體驗生活,其實呢,那對夫妻是想那我做文章,想在外麵宣傳他們夫妻的憐憫之心。”

“他們原本以為我鄉下農村來的,肯定又臟又臭又邋遢,就找了很多人想先看看我的邋遢模樣,然後再經由他們夫妻兩人的細心嗬護,把我便得乾乾淨淨。所以,就想著故意把我弄臟。”

“還有這事?”英姿眼睛都瞪圓了。

沈湘:”當然!你從小生活在大都市,每個人的素質都不是很差的,就像你那位後媽,她要不是因為公司出現狀況,可能她對你,仍然能算說得過去,可我遇到的那一對夫妻,處處都想拿我當麵飯教材,來彰顯他們的愛心。“

“到後來,他們看到我乾乾淨淨,根本不邋遢,而且會彈鋼琴。夫妻兩便惱羞成怒,把我狠狠打了一頓,我三根肋骨被打斷了。”

英姿:“......”

說這些的時候,沈湘表情很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