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紅梅依然不鬆開女兒,她雙手扒著女兒的胳膊,一臉期盼的看著甜甜。

甜甜的眉眼和她十六七歲的時候真像。

卻比十六七歲的尚紅梅漂亮多了。

甜甜是個無憂無慮,穿的洋氣,像個小公主。

尚紅梅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激動,她哽嚥著,語無倫次:“甜甜,我是媽媽啊,你不認識我了嗎甜甜,你身上穿的這些漂亮衣服,都是媽媽賺錢給你的買的啊。”

“甜甜......”

楚甜甜突然把尚紅梅狠狠的推開:“你這個死女人,你怎麼不去死!你怎麼好意思,你的臉皮這麼厚?我穿的衣服是你給我買的?”

“你這種女人隻顧了自己吃喝玩樂!”

“隻顧了自己鬼混找男人!”

“你壓根連爸爸也認的女人!你好意思說你是我媽媽!你好意思說我的衣服是你買的?”

“從小到大!都是我爸爸一個人照顧我!是我爸爸給我紮小辮,是我爸爸送我上學,是我爸爸給我開家長會!是我爸爸白天照顧我接我放學,晚上趁我放學纔去工作!”

“你去死吧!”

“我的媽早死了!死了!”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我想一刀捅死你!”

尚紅梅:“......”

女兒咬牙切齒的怒罵。

女兒對她的恨,像是殺父仇人一樣。

尚紅梅心碎的半天都說不出來話,她回頭看著楚宏發,楚宏發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

就連旁邊的一些接送孩子的家長都對尚紅梅指指點點。

“天底下竟然又有這樣當媽的!”

“這種女人不配活著!”

“現在就撞車去死!”

這時候,楚宏發也一臉濁淚的來到尚紅梅跟前:“你走吧!既然這麼多年你都不照顧女兒,你現在又來找她乾什麼?”

“是看著女兒成績考的好,是個大學的苗子?”

“所以你來找她?讓她大學畢業之後就給你養老?你這種女人你活著乾什麼!”

尚紅梅:“......”

她冇想到楚宏發會這樣說。

她張口結舌半天。

旁邊一些人都在驅趕她:“趕緊滾!”

“你這就不能算個人!”

“老楚,跟你女兒說,不能給這種女人養老!”

“我看著她還很年輕嘛,讓她自己養活她自己!”

“滾!”

光天化日之下,尚紅梅在一群人的驅趕之下,拖著沉重的步子一步步離開的。

回頭的時候,她還能看到楚宏發很時可憐兮兮的在和一些女兒同學的家長道謝。

“謝謝,謝謝你們了,我老楚的事情在你們麵前丟臉了。”

“這個女人啊,她年輕時候就不學好,和......和彆的男人,被我捉姦在床了,後來她不思悔改,和那個男人去國外鬼混了這麼多年。這不剛回來,就要認女兒,你說女兒怎麼能接受的了?”

“是呀是呀老楚,女兒都是你一個人既當爹又當媽的拉扯大大的,你不容易,可千萬不能讓她認!”

“誒,老楚也是個老實人,當年找媳婦找的太年輕了,她心思不在老楚身上啊。”

“以後不能找年輕的媳婦,不跟你過,過著過著就跑。”

“教訓啊!”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