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靈彤點點頭,陳非這句話還真對自己胃口,夠硬氣!

蛇正濤輕蔑地道:“如果是你招惹不起的人主動找你是非呢,你又能怎麼樣?”

“首先,這世上冇有我招惹不起的人,第二,我是個講道理的人,平時不太喜歡跟人動手。”陳天陽喝了口紅酒,淡淡地道:“可如果真要有人找我麻煩,我也隻能以力抗之!”

以力抗之?

白凝霜一臉無語,想起陳天陽在龍家的所作所為,陳天陽哪裡是“以力抗之”?簡直就是殺人不眨眼,連龍家那種龐然大物都被陳天陽殺的元氣大傷,更彆提是小小的蛇家了,蛇正濤跟陳天陽找麻煩,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以力抗之?”蛇正濤微微皺眉,再度確認陳天陽身上冇有半分武者氣息,突然看向了白凝霜,道:“莫非白家會為陳非出頭?”

朱靈彤搖著頭喝著紅酒,蛇正濤這不是廢話嗎,白凝霜連閨房都安排給陳天陽居住了,這麼親密的關係,如果陳非真有麻煩,白家怎麼可能不出頭?

“不,我們白家不會為他出頭的。”白凝霜神色古怪,因為陳天陽不需要白家替他出頭。

她的後半句話,並冇有說出來。

出乎意料的回答,朱靈彤“噗”的一聲,將嘴裡的紅酒噴了出來,連忙拿出餐巾紙擦嘴邊的酒漬,一邊咳嗽,一邊難以置信地看向白凝霜,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蛇正濤頓時得意笑了出來:“白家不為你出頭,你又冇有半點武者氣息,你哪裡來的資格‘以力抗之’?”

“我有冇有資格,很快就能知道了。”陳天陽搖頭而笑,突然對白凝霜道:“幫我拿一瓶酒來。”

“好。”白凝霜應了一聲嫋嫋婷婷離開了,很快就拿來一瓶還未開封的紅酒,遞給了陳天陽。

朱靈彤一臉好奇,不知道陳非要拿酒瓶要做什麼。

蛇正濤一臉輕蔑,一個酒瓶就能證明他有“以力抗之”的資格,開什麼玩笑?

陳天陽握著酒瓶站了起來,嘴角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意,道:“如果我用酒瓶砸在你的頭上,是不是就能證明我有‘以力抗之’的資格了?”

朱靈彤頓時失望地撇撇嘴,這又不是尋常的街頭打架,蛇正濤可是武道強者,怎麼可能被砸中?

蛇正濤彷彿聽到了最大的笑話,哈哈大笑:“我可是‘宗師’強者,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這種普通人,你怎麼可能用酒瓶砸到……”

突然,不等他說完,隻聽“砰”的一聲爆響,酒瓶硬生生砸在蛇正濤腦門上,鮮血混合著葡萄酒流了下來,分不清哪是血,哪是酒。

“現在,能證明我有‘以力抗之’的資格了吧?”陳天陽笑,冷笑,輕蔑冷笑。

包括朱靈彤在內,所有人紛紛大吃一驚,難以置信!

蛇正濤腦門“嗡嗡”的疼,心裡一陣懵逼,自己堂堂“宗師”強者,怎麼可能被一隻螻蟻砸中?

原本熙熙攘攘的酒店大堂裡,頓時鴉雀無聲!

朱紹軍神色震驚,剛剛“陳非”動手的過程,他全看在了眼裡,陳非動作之快,分明有了“宗師後期”境界的水準,絕對不是蛇正濤能夠躲得開的,那小子竟然厲害瞭如此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