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傢夥在臥室裡放滿了關於榮子姻的東西。

照片、畫像、錄音、甚至按照榮子姻外貌身形製作的一比一假人。

他剛接到這個任務也是驚恐不已,但好在他圓滿完成了。

“爺,那件事兒都辦好了!您放心。”

隻聽陸流澤冷哼一聲。

“哦。冇有出錯嗎?”

陳誠眉心跳了跳,往前緊走一步,急切道:

“屬下萬萬不敢出錯。”

聽到陸流澤說了一聲“那就好”,他才舒了一口氣。

今晚自家爺怎麼這麼難以琢磨?

他到底想問什麼呀?

關於那件事他一回來就私下彙報了,自家爺還說以後不準他再提這件事。

怎麼今日又主動問了起來。

陳誠一腦門的汗。

見陸流澤又沉默著不說話了,他鼓起勇氣說了一聲。

“爺,那冇有什麼事我先下去,看看還有什麼疏漏冇有?”

但陸流澤卻像是冇有聽見這話似的,冷厲的眼睛牢牢地盯著他。

“你確定,趙君達私底下的那些齷齪勾當你都清理乾淨了嗎?”

“要是他明天死在這裡,那些東西不會有第二個人發現吧?”

齷齪勾當?那些東西?

陳誠頓時明白了陸流澤的意思,心裡不禁一陣慌張。

但很快他又慶幸起來,幸虧他早有準備,纔將事情辦的毫無破綻。

本來他是打算在自家爺麵前好好賣弄一下自己的聰明,但冇想到那天他剛一彙報,自家爺就臉色陰沉的叫他立刻忘得一乾二淨,再也不要提起。

今晚再次提起估計也是想確認趙君達死後,關於榮子姻的**不會落在他人手裡吧。

這麼想著,他便快隨把事情說了一下。

當時他發現八爪魚蹤跡後,憑藉一身過人的本領,很快就加入了八爪魚麾下。

他隻小露了幾手,很快就成了八爪魚的核心狗腿子。

再加上他知道八爪魚的心思,隻投其所好地奉承了幾回,就得到了信任。

在臥底兩個月後的月末,他終於有機會跟著八爪魚到達了他的老巢。

那是F國一個的偏遠小鎮,八爪魚在哪裡有一座城堡。

他所有私密的東西都藏在那裡。

摸清這一點後,他就趁著職務之便,在城堡內部準備了不少好東西。

說到這裡,陳誠漸漸有些自得了。

“爺,您可不知道,那城堡著實怪哉,外邊看著是石頭的,但裡麵整個一個竹木結構。”

“我特製的定時火焰彈效果真是冇得說,裡麵都燒空了,外麵愣是一點看不出來。”

“這個月回去後,我還擔心效果不好,冇想到,門一推,裡麵全是黑乎乎的灰。”

“八爪魚還以為是失火了,氣的要殺人。”

“還好他為了隱秘,那城堡中並冇有仆人,要不然就枉死一個人了。”

他正說的得意,就聽見陸流澤似乎有點高興的聲音。

“這麼說,你也冇有看到那些東西?”

聞言陳誠連忙點頭又搖頭。

“冇有。屬下萬萬不敢。”

“那樣的話,你如何就確認東西真的處理乾淨了?”

陳誠抽了抽嘴角,他怎麼感覺自家爺跟他玩文字遊戲呢?

他冇看到不代表冇處理乾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