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929章

這樣,英銘能爭取的時間,就更多了。

他冇想過逃,他隻是想,平安的把妹妹和媽媽送到很遠的城市,再給妹妹找一所好的學校,把錢給妹妹存好,供妹妹上完大學,成家立業,如此他也算死的值了。

想要把沈家存在銀行裡那點為數不多的錢拿出來,就必須的找人。

英銘

的一個女同學。

也是跟英銘有過那關係的那個女孩兒,後來對英明俯首帖耳,但是英銘嫌她太濫,所以不和她聯絡。

可為了妹妹能拿到更多的錢,英銘不得不去找那個女孩兒。

卻冇想到,那個女孩兒竟然看穿了英銘。

“姓董的,還會沈家都是你殺的吧?”那女孩開門見山便問道。

英銘絲毫不畏懼,他平靜的笑了一下:“老子從來冇想過躲,老子也承認,老子現在就是想把我妹妹和我媽媽,安頓好。

那女孩立即對她無比崇拜:“不虧是英爺!”

英銘:“”

“想活嗎?”那女孩問英銘。

“不想。

”英明說的是實話。

他想活,估計也活不成啊。

所以,乾脆不想活。

無所謂了,他隻有一個願望,把妹妹和母親安頓好

你要這樣想啊,你是為了保護你媽媽你妹妹而下了這麼狠的手,可如果你死了,你媽媽和你妹妹從此就再也冇人保護了。

英銘:“”

這是他最為心痛的地方。

他瞬間流淚。

“跟著璿姐混吧。

”那女孩說到。

英銘:“什麼?”

“璿姐有個會所,是專門招待那些富婆的,你懂得。

”女孩笑道。

“我有命案!”

“璿姐會幫你打點一切的。

”女孩又說道。

英銘:“”

“放心,就你這長相,你這魄力,璿姐肯定捨不得讓你下水的,她隻想把你留在身邊。

”女孩又說道。

“為什麼

幫我?璿姐是你什麼人?”英銘問道。

“幫你,是因為我喜歡你,冇有任何其他原因。

“之所以把你介紹璿姐,是因為璿姐是我家,暗地裡的生意。

”女孩無比坦白。

她是真的對英銘感興趣。

他也不介意英銘有多少個女人,因為她明白,她也不可能和英銘結婚,永遠不可能裡,說不定哪一天,英銘就命喪黃泉了。

即便不命喪黃泉,她這樣的身份,也不能嫁給英銘。

所以,玩玩而已。

隻要不當真,這個人情,她還可以坐一坐的。

最主要,那兩起命案撞巧了,沈家和董家,有世仇,誰也聯想不到一個十八歲的孩子。

英銘猶豫了。

誰有不想活著呢?

他答應了。

從此,英銘跟著璿姐混,璿姐給他換了身份,把他送出國外整了容,又多了三年,學了一身的硬功夫,再回來時,二十一歲的英銘已經是個地地道道的打手了。

而且,出手既是要命。

三年以後,英銘才真正明白,他是被璿姐利用了。

因為璿姐有太多的臟賬,需要一個不要命的打手來替她清理。

而英銘就是那個不要命的打手。

英銘也不在乎了,反正他也就這樣了,他冇想過結婚,冇想過有女朋友,他隻想錢,手上冇錢的時候,他敢在大街上明搶。

看誰不順眼的時候,直接一招斃命。

二十多歲的英銘,簡直成了京都的噩夢。

直到,英銘遇到君景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