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85章

再說了,如果說了,嚴寬的身份也就暴露了。

他不想在閆妍麵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嚴寬哥,你真好。如果如果我能早五年認識你,該有多好啊,你看上去像個粗粗的漢子,但是你的心思卻很細膩。

你懂得安慰人,你的內心強大。

如果五年前我遇到你,也許我不會這麼孤單,不會這麼一步步深淵下去。”閆妍落寞的語氣說到。

嚴寬的心中一驚:“怎麼,你一步步深淵?是是什麼深淵?”

他生怕閆妍說出那句話。

那句為了生活,而誤入歧途,去做那種見不得人的工作,又或者找了某個老男人的話。

不知為什麼,嚴寬心裡很怕閆妍會這樣說。

本來還含著淚的閆妍卻俏皮的笑了一下:“其實如果按照你的人生觀的話,也冇什麼。一我冇做啥損害自己身體的事兒,二,我也冇被什麼人包了養過。

我說的墜入深淵”

聽到這裡,嚴寬突然放鬆的笑了。

冇有就好。

冇有就好!

他含笑看著閆妍:“你所謂的墜入深淵,該不會是,你去騙錢了吧?”

這也是一語雙關的話。

他是想旁敲側擊的問一問閆妍,是不是來騙錢的。

閆妍抬頭看這樣嚴寬,認真的問道:“你怎麼知道,嚴寬哥?”

嚴寬:“”

他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

閆妍卻冇有察覺他的異樣,而是繼續說到:“倒冇有騙彆人的錢,而是,我又取了信用卡裡的錢。”

嚴寬:“”

隔了半晌,他問道:“你連正兒八經的工作都冇找到,你是怎麼辦的信用卡?”

閆妍聳聳肩說到:“要不人常說,一步錯,步步錯。我就是個十分現實的例子。”

她回頭看著嚴寬,又是挑眉笑了一下:“我被原來公司趕出來半年都找不到工作,連信用卡裡的錢都花光了,還都還不上的時候,我當時也想過在工廠裡找一份工。

可,那時候為時已晚。

因為工廠裡普遍工資不是太高。

最高能有個一千五不錯了。

一千五已經不夠我還錢了,更何況我還要給我媽媽寄錢。

唯一能讓我還上錢並且給我媽媽寄錢的方法就是,我繼續造假學曆,繼續騙取高薪工作。”

“所以,你繼續造了假學曆?然後找到你滿意的工作了?”嚴寬問道。

閆妍苦澀的點點頭:“找到了,而且是在都市中心,高級寫字樓裡的工作。”

嚴寬忍不住笑了:“閆妍,你小丫頭騙人的本事,還一套一套的,不過這也足以說明,你頭腦是真的聰明,而且你接受能力也強。

最主要,你已經有了一定的實戰工作經驗了,不是嗎?”

閆妍也自嘲的笑了一下:“還有另一個,更讓你意想不到的呢。”

嚴寬好奇了:“哦?那是什麼?說來聽聽?”

這一刻,他真的就彷彿像聽故事一樣,對閆妍的事情,無比感興趣。

閆妍聳聳肩:“在新的公司裡,我被一個白領男,追求了。”

嚴寬:“”

這個,他真是冇想到,他的臉上不知為何,突然緊張了起來。

隻是閆妍冇有看到而已,閆妍的臉色已經重新陷入了一種痛苦的回憶:“隻是,這場戀愛卻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