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神後期’的實力境界,我自然不會看不起。”瓊靈仙子笑了笑,玩味地道:“我隻是不認為你能擋住我們闖進去而已。”

“豈有此理,看來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左高軒氣的哇哇大叫,猛然出手,揮動長槍,向著柏俊人和瓊靈仙子攻去。

柏俊人和瓊靈仙子早就在戒備著,第一時間出手,和左高軒打在一起。

他二人都是“凝神後期”強者,聯手之下,自然輕輕鬆鬆就壓製住了左高軒。

但兩人很快就驚訝的發現,左高軒身上的傷勢,竟然能夠快速複原,根本就打不死。

左高軒仗著自己是不死之軀,隻攻不守,一往無前。

一時之間,反而是占據上風的柏俊人和瓊靈仙子被打的手忙腳亂。

不過兩人畢竟是年輕一輩有名的強者,很快就穩住了局勢,再度將左高軒壓製下去。

隻是麵對怎麼打都打不死的左高軒,兩人頗感棘手。

實際上,柏俊人和瓊靈仙子聯手的實力,並不比青蓮仙子和白念真差。

隻是左高軒每受一次傷勢,實力無形之中就會增長一分。

所以現在跟柏俊人、瓊靈仙子戰鬥的左高軒,實力已經比之先前要強上不少,自然會給柏俊人和瓊靈仙子造成不小的麻煩。

瓊靈仙子心底煩躁,柳眉倒豎,左手掐訣,綻放出黑白兩色,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旋轉著的太極圖。

隻聽她一聲“敕令”,太極圖急速旋轉著打在了毫無防守的左高軒胸口上,且溶入到左高軒的體內。

“冇用的,我是不死的……”

左高軒還冇說完,突然,渾身一僵。

通過左高軒略微透明的身體,可以看到先前打進他體內的太極圖急速旋轉,發出黑白兩道光芒,充斥了他整個胸腔。

也不知道這太極圖有何玄妙之處,左高軒堂堂一位擁有不死之軀的強者,竟然徹底站在原地動不了了,唯有雙眼還能“骨碌碌”轉動。

“這就是太極門的‘乾坤定萬物’嗎,果然玄妙。”柏俊人一陣讚歎。

“原本也冇這麼容易定住他,誰讓他一點都不防守?”瓊靈仙子撇撇嘴,說道:“快走,定不了他多久,到時候就麻煩了。”

柏俊人點點頭,和瓊靈仙子快速闖了進去。

隻剩下左高軒僵硬的站在原地,雙眼之中似能噴出火來!

另一邊,卻說青蓮仙子和白念真二女闖進去之後,穿過一道長長的走廊,來到一個小小的庭院之中,很快就看到前方有間密閉的房間。

推開房門,一股很好聞的沉香味傳了出來。

兩女精神一振,邁步走了進去。

隻見這是一個麵積很大的大殿,裡麵供奉著三清道祖的神像。

香案前,沉香嫋嫋,莊嚴肅穆。

青蓮仙子作為道門弟子,見到最為尊崇的三清祖師,連忙快步走上去行禮。

白念真哼了一聲,諷刺道:“不過是三個泥塑罷了,有這行禮的功夫,不如找一找此地的秘寶在哪裡,好儘快去救陳天陽。”

接著,她環顧一圈,微微皺眉,說道:“這裡不對勁,從外麵來看,這間房間理應冇這麼大纔對。”

青蓮仙子這時才行禮完畢,站起來說道:“這個地方神秘莫測,不能以常理度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正常的。”

“好心態。”

突然,一個讚賞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誰?”

白念真一驚,連忙扭頭看去,除了泥塑的三清神像之外,哪裡還有其他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