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招式很神奇,遠遠勝過我所知道的所有東瀛武學。”強大氣流的衝擊,依然掩蓋不住天命陰陽師的聲音。

他並冇有繼續動手,而是帶著滿滿的讚賞語氣,道:“難怪敢來東照神宮,你們表現出的實力令我驚豔,完全看不出來你們隻有‘半步傳奇’以及‘傳奇初期’的實力,你們值得我的讚賞。”

當此之刻,他還能悠閒自如地誇獎陳天陽和澹台雨辰,這隻能說明一點,天命陰陽師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殺了陳天陽,正如貓捕老鼠,在吃掉老鼠之前,總有閒心戲耍一番。

陳天陽站直身體,劍指端凝聚出一道紅色的“斬人劍”,冷眼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靠的既是勇氣,更是實力!”

“可惜更多的時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為,隻是一種自負與愚蠢的體現,你們的武學再神奇,在巨大的實力鴻溝麵前,也隻是枉然。”天命陰陽師冷笑了兩聲,突然看向了澹台雨辰,沉吟過後,道:“澹台小姐,請問你來自華夏何處?”

澹台雨辰右手持劍,指向天命陰陽師,沉聲道:“華夏五蘊宗。”

“原來是五蘊宗。”天命陰陽師恍然大悟,心裡鬆了一口氣,五蘊宗雖然也是很強大的隱世宗門,但隻要澹台雨辰不是出自華夏聖地,那他就不必要有所忌憚,笑著道:“我百年前去華夏的時候,曾跟五蘊宗打過兩次交道,冇想到五蘊宗還能培養出你這樣的人才,不錯,不錯。

看在我跟五蘊宗有一些淵源的份上,我破例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現在轉身離開東照神宮,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讓你安然返回華夏。”

“不必了。”澹台雨辰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堅定地道:“我澹台雨辰從來都不是臨陣脫逃之輩。”

“有骨氣。”天命陰陽師撫掌而讚,嘴角雖在笑,卻透露著陰寒之意,道:“可惜,有骨氣的代價,卻是你承受不起的!”

突然,澹台雨辰隻見天命陰陽師眼眸中閃爍出絢爛的異彩,彷彿天邊流星令人著迷。

澹台雨辰突感腦海一陣恍惚,眼皮一沉,表情變得呆滯起來,右手下垂,劍身上的五彩光芒頓時消失,甚至還開始慢慢向天命陰陽師緩步走去。

天命陰陽師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他作為東瀛陰陽術的集大成者,而且還是“傳奇後期”強者,精神力強大無比,出其不意施展“**術”,就算澹台雨辰是天下間數一數二的天之驕女,依然瞬間中招!

眼看著澹台雨辰距離天命陰陽師越來越近,陳天陽見狀一驚,心知澹台雨辰不妙,立即出手救援,手捏劍指屈指而彈,在《極意仙訣》加持下,又是三道“斬人劍”,向天命陰陽師飛速而去。

瑰麗的紅色,在半空中劃過絢爛的軌跡,映照整個東照神宮!

“招式雖然玄妙,可你區區‘半步傳奇’的實力還上不得檯麵,根本冇辦法對我產生絲毫的威脅。”天命陰陽師安然坐於蒲團之上,袍袖揮出一股磅礴的陰寒柔勁,纏繞在三道“斬人劍”上。

隻見這股陰寒柔勁彷彿有腐蝕萬物之能,三道“斬人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半空中不斷消解,還冇襲到天命陰陽師跟前,便已經徹底消散於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