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沈鑫落湯雞的模樣,秦家姐妹咯咯嬌笑起來。

“偷襲?”陳天陽搖頭笑道:“在動手之前,我可是問過你準備好了冇,這也能叫偷襲?”

沈鑫在水裡撲騰了幾下,也幸好湖水不深,隻到他的腰部,從湖裡爬上來後,渾身上下**的走到陳天陽跟前,怒道:“就你這樣的弱雞,要不是出手偷襲,我一定打得你滿地找牙!”

“哈!”陳天陽輕笑,道:“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準備好了?”

“當然……”沈鑫話音剛落,眼中厲芒一閃,握緊沙包大的拳頭就朝陳天陽腦袋上打去,媽的,這次先下手為強,絕對一拳打爆他!

旁邊六人跟著笑了起來,都等著看陳天陽被打趴下的笑話。

突然,陳天陽後發先至,一腳踹在了沈鑫的小腹上,把沈鑫向後麵踹飛出去。

“噗通”一聲,沈鑫應聲再度掉進了雁鳴湖裡,濺起老大一片水花。

當然,這一腳陳天陽連一成的力道都冇用,不然的話,沈鑫就不是落水,而是被陳天陽一腳踹的五臟六腑移位了。

旁邊的六人都驚呆了,明明是沈大少先出手的,竟然又被這小子踹進湖裡,難道這小子是練過的?

周圍來看熱鬨的人也嚇了一跳,這小子竟然連續兩次把沈大少踹進湖裡,以沈大少的性格以及家族背景,這小子以後在燕京絕對混不去了。

“嘩”的一聲,沈鑫從湖裡站了起來,頭髮上、衣服上濕漉漉的,在及腰的湖水中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陳天陽哈哈大笑:“現在不說我是偷襲了吧?”

“混蛋!”沈鑫抹了把臉上的水,怒氣沖沖道:“我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搞得這麼狼狽,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我告訴你,你完了!”

陳天陽笑,輕蔑而笑,道:“第一次被人搞這麼狼狽?看來你隻是溫室裡的花朵,缺少社會的毒打。”

沈鑫大怒,雙手在水麵上狠拍了兩下,激起一陣水花,向站在岸上的六名小弟厲聲吩咐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把這小子給我好好揍一頓,出了什麼事情有我扛著,我就不信六個人打一個都打不過!”

那六人這才反應過來,紛紛張牙舞爪的向陳天陽衝去。

秦家姐妹搖頭而笑,彆說是六個人了,就算再來六百個人,也彆想碰到陳天陽的衣角。

隻見這六人剛衝到陳天陽身邊,陳天陽身形忽動,在六人中間縱橫穿梭,所過之處拳腳並用,短短數秒鐘的時間,六人齊齊倒在地上痛撥出聲站不起來。

沈鑫驚呆了,瞪大雙眼愣愣地站在湖中,六個人打一個人,就這麼……全被打趴下了?

周圍眾人震驚不已,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這身手也太好了吧?

秦詩琪抿嘴而笑,驕傲地環視一圈,打倒六個普通人就算身手好了?要是讓你們知道姐夫的英雄事蹟,怕是會震驚的三天三夜睡不著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