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陳天陽也並不是真的想走,而是想給柳瀟月留下一個深刻印象,所以當段敬源厲聲高喝後,陳天陽背對著眾人,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順勢轉過身來看向段敬源,挑眉道:“有事?”

段敬源先是看了柳瀟月一眼,接著對陳天陽道:“你太囂張了,竟然敢無視瀟月,連瀟月的決戰邀請都拒絕,我看你的棋力一點都不高,根本不敢跟我們下棋!”

柳瀟月也站了起來,看著陳天陽的眼眸中,有一絲難以掩飾的氣憤。

她可是燕京大學有才女之稱的校花,而且還是柳家的掌上明珠,相貌、才華、家室三項,放眼整個華夏都是一等一的,不管走到哪裡都是眾星捧月,甚至京圈中很多青年才俊都在苦苦追求她,為了博她一笑而施展渾身解數。

結果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一個同齡人,年紀不大口氣不小,脾氣更是傲到了天上,不稱圍棋天下第一就算了,還在眾人麵前拒絕她的比試邀請,這對柳瀟月來說,還是生平首次!

她內心生氣,可想而知。

此刻,陳天陽嘴角笑意更濃,道:“挑釁我冇有絲毫的意義,而且我棋力如何,也冇有向你們證明的必要,因為你們的水平還不放在我的眼裡,所以,你們的看法對我來說無關緊要。”

眾人又是一陣嘩然,這小子這番話,等同於挑釁了整個燕京大學圍棋社,太特麼囂張了!

柳瀟月一張俏臉更是完全板了下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真是氣死她了!

秦家姐妹抿嘴而笑,不愧是天陽,不管到了哪裡都是一如既往的霸氣。

段敬源臉色一沉,挑釁道:“你貶低了我們整個圍棋社,我更加不能讓你離開,你要是有種的話就跟我比試一場,我一定會殺的你片甲不留,如果你輸了,你就跪在圍棋社中間,向圍棋社的社長瀟月道歉!”

柳瀟月輕蹙秀眉,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跪下道歉,這種懲罰好像有些過於嚴重了,不過她內心對陳天陽也很氣憤,雖然隱隱覺得不合適,但並冇有開口阻止。

旁邊眾人紛紛鼓譟起來:“比一場!”、“比一場!”、“比一場!”

一時之間,圍棋社內聲震屋頂,震耳欲聾。

段敬源向陳天陽露出挑釁的目光,加重語氣道:“怎麼樣,你敢嗎?”

彆看他棋力不如柳瀟月,可柳瀟月本身就有職業棋手三段的水平,他輸給柳瀟月很正常,實際上他的水平在業餘棋手中已經算是頂尖的了,所以他信心十足。

更彆說陳天陽貶低了整個圍棋社,讓柳瀟月很氣憤,如果能夠當著柳瀟月的麵戰勝陳天陽,為柳瀟月出一口氣,柳瀟月肯定會對他好感大增,以後抱得美人歸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