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淅淅瀝瀝的黑雨中,陳天陽手捏劍指,氣勢凜然,睥睨天下!

而在他的身後,則是佝僂老者倒下的身軀。

柳瀟月和江心宜鬆了口氣,緊接著,眼眸中異彩漣漣,陳添好厲害!

“我……我冇看錯吧?”劉羽翼睜大雙眼,震驚地道:“陳先生竟然……秒殺了一位‘傳奇’中期強者,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白東風震驚地張大嘴,眼前這一幕,完全出乎他預料之外,已經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雷天力同樣震驚,雖然早就聽說過陳天陽的強大,可他萬萬冇想到,陳天陽竟強到了這種地步,由此看來,當初選擇投靠陳天陽,絕對是明智的選擇!

季浩全和萬翼臉上火辣辣的,陳添超乎尋常的強悍,讓他們的投降變成了一個可笑的笑話,而且陳添這麼厲害,今晚有可能會大獲全勝,到那時候,陳添又會如何對待臨陣倒戈的他倆?

不不不,這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因為還有一位“傳奇後期”強者坐鎮,這纔是真正的巔峰強者!

幾乎是下意識的,季浩全和萬翼就向巨石上的金劍紋身老者看去,這是避免他們成為笑話的最有利保障!

金劍紋身老者神色愕然、憤怒,繼而對著陳添勃然大怒道:“說,你到底是誰?”

他一怒而喝,氣勢非凡,聲音在山頂迴盪,柳瀟月等人隻覺得耳邊彷彿有一聲悶雷炸響,嚇得花容失色。

“哈!”陳天陽一聲輕笑,神色輕鬆寫意,挑眉玩味道:“你們來殺我,又豈會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這是明知故問了。”

金劍紋身老者眉宇間殺機陣陣,就連眉心金劍紋身的顏色都加深了一層,沉聲道:“你能一劍秒殺賁天慶,絕對不可能在武道界藉藉無名,陳添這兩個字,絕對不可能是你真正的名字!”

他口中的“賁天慶”,就是被陳天陽一劍秒殺的佝僂老者,可憐堂堂“傳奇中期”強者,到死了陳天陽都不稀得問佝僂老者的名字。

柳瀟月、江心宜等人紛紛向陳天陽看去,莫非,他真正的名字真的不是“陳添”?

“想知道答案……”陳天陽舉起劍指,指向了巨石上的金劍紋身老者:“來問我的劍吧。”

“好囂張的小子,我就讓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金劍紋身老者眉眼一凜,率先出手!

他心念一動,原先凝聚在身後的數道金色劍氣,齊齊向陳天陽射去,在黑雨中散發著耀眼的金芒。

然而,這並不是劃破黑暗的光明,而是比黑雨還要危險的奪命之劍!

陳天陽心知“傳奇後期”強者的可怕,雙手蘊滿了吸力,周圍黑雨受其影響,紛紛彙聚到陳天陽的掌心,形成一片黑色雨幕所組成的屏障,用以阻擋金色劍氣的攻擊。

霎時間,數道金色劍氣打在黑雨屏障上,激起一片雨花的同時,黑色雨水在陳天陽操控下瞬間包裹住金色劍氣,不斷化消劍氣上的力道。

金色劍氣在黑雨的包裹下,隻能艱難的向前突破,看似陳天陽占據了上風,可“傳奇後期”強者的實力又豈是等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