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洶湧澎拜的力道透過黑雨傳到陳天陽身上,陳天陽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翻湧,立即分出一部分心神吸納金色劍氣的力道,用以加強黑雨屏障,這才穩住局勢,將金色劍氣徹底化消掉。

以天下之至柔,而擋天下之至堅!

眾人不由得又驚又喜,陳添連“傳奇後期”強者的招式都能抵擋住,好厲害!

突然,眾人隻聽一聲輕喝,眼前金光閃耀,隻見金劍紋身老者從巨石上躍至半空,手捏劍訣,指端閃耀出一柄金色的劍芒,以居高臨下之勢,向著陳天陽當頭斬下!

陳天陽立於原地,豁然舉手指天,一股淩厲的劍意,籠罩整個山巔!

金劍紋身老者眼中輕蔑一閃而逝,他這一劍雖然隻用了九成力道,但也足以將陳天陽斬成兩半。

一念及此,他一生輕喝,指端劍芒金光閃耀,以更加迅捷的速度斬向陳天陽!

突然,異變陡生!

陳天陽指端紅色雷霆劍芒乍現,狂暴之氣籠罩整個山巔!

下一刻,金、紅兩道劍芒相交,彷彿天崩地裂,響起巨大的“轟隆”聲,地麵塌陷,沙飛石走。

雷天力眼疾手快,分彆抓住柳瀟月和江心宜的胳膊,帶著兩女向後麵躍去,避免被亂石擊中。

眾人覺得整個山巔都開始晃動起來,神色紛紛大變,金劍紋身老者的實力如此強悍,陳添硬接對方一招,現在怎麼樣了?

柳瀟月和江心宜更是憂心忡忡,連忙向場中看起,搜尋著陳天陽的身影。

隻見場中出現一個大坑,地麵龜裂,慘不忍睹。

而陳天陽則立於大坑的中央,指端紅色雷霆劍芒閃爍,口中有一絲猩紅的鮮血,看起來已經受傷。

可是他神色依舊、劍意依舊,並冇有什麼大礙。

柳瀟月和江心宜這才鬆了口氣。

反觀金劍紋身老者,瀟灑落於五米開外,雖然冇受什麼傷,但是他神色驚駭,心神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震驚道:“紅色雷霆劍芒,這是‘斬人劍’,你……你是陳天陽?”

一句陳天陽,山巔之上再起波瀾!

劉羽翼和白東風震撼不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難道陳添真的……是陳天陽?就是那個像流星一般快速崛起,越級斬殺諸多強者,並且在東瀛雪山之巔,斬殺劍聖武藏萬裡的那個陳天陽?難怪他這麼厲害!

季浩全和萬翼兩個人同樣神色大變,他倆作為京圈大少,自然聽說過陳天陽的名字,也聽說過一些陳天陽的事蹟,現在得知陳添就是陳天陽,心中震驚不在劉羽翼和白東風之下。

柳瀟月和江心宜一臉的疑惑,她倆是女生,對武道界不瞭解,也冇有聽說過陳天陽的名字,既疑惑於金劍紋身老者為什麼說陳添叫做“陳天陽”,更疑惑眾人聽到“陳天陽”這三個字時誇張的反應,莫非,“陳天陽”很有名,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山巔上,雨勢漸大,漫天的黑雨打在人的身上,感覺涼颼颼的。

然而雨勢再大,也比不上眾人心中的驚駭海浪。

柳瀟月忍不住向旁邊的雷天力好奇問道:“雷先生,為什麼那個人說陳添叫做‘陳天陽’,還有‘陳天陽’這個名字,你們聽到後,為什麼反應那麼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