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當然。”護劍靈眼中有一絲急躁:“等你拔出‘龍淵劍’,自然就能知曉其中奧妙。”

“好。”陳天陽走到龍淵劍旁,伸手握向了劍柄。

護劍靈眼中閃過一絲喜意。

眼看著陳天陽就要握住劍柄,護劍靈眼中的喜意也已經掩飾不住。

突然,陳天陽手上動作一停,不再拔劍,而是轉過身來道:“我剛想起來,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護劍靈愕然,接著難掩慍色,皺眉道:“你的問題已經夠多了。”

“放心,這是最後一個問題。”

“你……你說吧,什麼問題?”

“你是護劍靈,等‘龍淵劍’認我為主後,你會怎麼樣?”陳天陽問道,這是他最好奇的問題。

護劍靈笑道:“‘龍淵劍’任你為主,我作為護劍靈也冇有了存在的意義,自然是消散於虛無之中。”

陳天陽訝異道:“那你還迫不及待的讓我拔劍,難道你不怕死?”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護劍靈喟然而歎:“數百年的寂寥時光,畫中世界對我來說已成牢籠,能夠消散於虛無,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這樣的覺悟,著實令我意外。”陳天陽暗自皺眉,護劍靈的話合情合理,他找不到絲毫的破綻,莫非,真是他多心了?

“等你也經曆過數百年如一日的寂寥生活,你也會有我這樣的覺悟,閒話休提,拔劍吧。”護劍靈道:“替我結束這場虛幻而寂寥的百年孤寂。”

“既然你心意已定,那我便如你之願。”陳天陽點點頭,豁然轉身麵對“龍淵劍”,伸手緩緩握向劍柄。

就在他手心與劍柄相接觸的一瞬間,一股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陳天陽眼中驚訝一閃而逝,不再猶豫,手上用力,緊緊握住了劍柄。

霎時間,一股浩然劍意沖天而起,地動山搖,落葉紛紛,整個畫中世界為之激盪!

護劍靈哈哈大笑,有一股陰謀得逞的爽快之感:“陳天陽,你即將成為新的護劍靈,而我,也可以解脫離去,迴歸自由了!”

陳天陽被“龍淵劍”的劍意衝擊,衣衫獵獵作響,腳下地麵也開始逐漸龜裂。

落葉紛紛中,他挑眉問道:“你這話是何意?”

護劍靈撫掌大笑道:“‘龍淵劍’是劍仙佩劍,冇有‘劍仙傳承’的人,冇有資格手握‘龍淵劍’,彆說你隻有‘傳奇初期’境界,就算你到了先天境界,也難以抵擋‘龍淵劍’的劍意衝擊。

等你被‘龍淵劍’殺死後,魂魄便會成為畫中世界新的護劍靈,而我也將得到解脫,離開畫中世界前往人世任意逍遙。”

陳天陽恍然大悟:“從一開始,我就察覺到哪裡不對勁,還以為自己多心了,原來你真的在算計我。”

“那是自然。”護劍靈輕蔑笑道:“你也不用腦子想一想,我與你非親非故,若非有所圖謀,為何會對你這般熱情?”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古人誠不欺我。”陳天陽喟然而歎:“這個教訓我記得了,以後絕不會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