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修煉的功法以及劍法,全都是至剛至陽的武學,天生就是一切陰寒之物的剋星,所以彆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陰煞之力,對他很難起到功效。

另外,他所修煉的《仙武合宗決》配合上《無極拳》,可以轉化運用世間一切能量,陰煞之氣屬於能量的一種,自然也不例外。

剛剛陳天陽被陰煞之氣籠罩後,第一時間就將侵入到體內經脈中的陰煞之氣轉運到劍指上,加強了紫色劍芒的威力。

如果仔細看的話,在紫色劍芒的劍尖上,有一縷綠黑色的細小厲芒,這便是陳天陽吸納陰煞之氣後,將其壓縮加持到紫色劍芒上的體現。

此刻,宋玄皺眉問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馬上就會知道。”陳天陽一聲輕笑,突然動了!

他紫色劍芒的劍尖,突然指向了不遠處的馬奇,猛然腳踏地麵,向馬奇衝去!

周圍眾人神色愕然,陳天陽的攻擊明顯對馬奇冇有任何效果,為什麼還要首選馬哈發難?

馬奇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逝,揉了下拳頭,隻要陳天陽敢衝過來,他就一拳把陳天陽給轟飛!

莫裡斯冷笑了兩聲,既然陳天陽選擇做無用功,那且由著他,反正馬奇就算耗也能耗死陳天陽,不過陳天陽精神力很強大,不可不防。

他立即向夏爾瑪、哈代使了個眼色。

夏爾瑪和哈代會意,再度施展精神力向陳天陽攻去。

一時之間,清脆的鈴聲,與晦澀的咒語聲飄蕩在整個上空。

另一側,宮天闕再度凝聚出金色劍芒,遠距離進攻。

宋玄冷笑一聲,猛然踏步向前,向陳天陽追擊而去,打算等馬奇一拳將陳天陽逼退後,自己悍然一掌直接擊斃陳天陽!

一時之間,除了莫裡斯外,五大強者齊齊出手,聲勢震天動地!

陳天陽皺眉,心知一旦被宋玄和宮天闕的招式糾纏到,自己就會徹底落入下風,再想翻盤便是千難萬難!

一念及此,陳天陽一咬牙,左手向不遠處的陰煞之氣虛抓,猶如長鯨吸水,陰煞之氣從陳天陽的掌心進入體內,化作真元運向紫色劍芒。

頓時,紫色劍芒光芒閃爍,散發出無比強烈的劍意,陳天陽得到加持,速度再快三分,向著馬奇衝去!

“你竟然能吸收陰煞之氣?”宋玄腦中靈光一閃,神色為之大變,甚至就連前衝之勢都停了下來。

這略微一耽擱,便再難追上陳天陽。

“所以我才說這是你送給我的大禮!”陳天陽冷笑一聲,眼見宮天闕的金色劍芒襲來,他抬手一劍,將其擊碎。

隻是金色劍芒雖碎,可傳遞來的洶湧力道卻是絲毫不減!

陳天陽硬扛著這股衝擊力不退分毫,反而加快速度向馬奇衝去,喉嚨一甜,流出一絲鮮血。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陳天陽已經如願衝到馬奇的身前!

馬奇眼中厲芒一閃而過,揮舞起沙包大的拳頭,重重砸向陳天陽的腦門!

然而他快,陳天陽的速度更快!

馬奇眼前紫光一閃,陳天陽的紫色劍芒已經刺中了他臉上的“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