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陳天陽獨自前往後山,經過毒林後,前方便是一片片的藥田,一股濃鬱的藥香味撲鼻而來,令人精神一振。

陳天陽邁步向前,穿過藥田後,冇多久便見到一處院落。

突然,從院落中陡然升起一股強橫的氣勢,但瞬間就消失不見,彷彿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陳天陽敏銳的察覺到這股氣勢屬於武潤月的爺爺武無敵,應該是武無敵驟然發現有人走進庭院,便釋放出氣勢警告自己,但緊接著就發現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重新收斂氣勢。

下一刻,一道人影從院落中一閃而出,霎時間來到陳天陽的跟前,愕然地道:“你小子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武無敵!

陳天陽聳聳肩:“說來話長,潤月在不在?”

“你小子是來找潤月的。”武無敵恍然大悟,翻著白眼道:“算你有良心,潤月正在院子裡,去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他說完後人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陳天陽走進庭院中,隻見一名身穿黑色飛魚服,英姿颯爽的女子,正背對著自己站在幾株修竹前發呆,並冇有察覺到自己的到來。

正是武潤月!

青石地板上,幾道竹影、幾片落葉。

陳天陽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吟誦道:“葉掃東南日,枝捎西北雲。誰知庭院內,流淚獨思君,不知哪家男兒如此幸運,能讓姑娘思唸的出了神?”

武潤月還以為有人取笑她,頓時怒上眉梢,豁然轉過身來,正準備發火,突然渾身一震,美眸中一絲驚喜:“天陽,你怎麼來了?”

“古人雲,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人思念我,我便來了。”陳天陽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邁步走到了武潤月的身邊,一股很好聞的幽香撲鼻而來。

武潤月俏臉唰的一下紅彤彤的,惱羞成怒下,瞪了陳天陽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誰想你了?”

陳天陽歎了口氣,失望地道:“枉費我剛來霧隱山就先來見你,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你再胡說八道,我可就生氣把你趕走了。”武潤月俏臉越發的紅潤,眉宇間帶著幾分羞澀,乍喜乍嗔道:“你……你真是為了我纔來霧隱山的?”

“當然,這是原因之一,而且是很重要的原因。”陳天陽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雖然他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求藥,可他不介意說點甜言蜜語,哄武潤月開心。

當然,對於武潤月這種英姿颯爽,氣質絕佳的獨特美女,陳天陽自然也十分喜歡。

武潤月眉間喜意更濃,甚至連眉毛都在笑,突然覺得旁邊的修竹比世間的花朵還要好看,翻著白眼嗔道:“難怪有那麼多紅顏知己心甘情願跟著你,你這個人還真是會哄女孩子開心。”

“這麼說,你現在很開心?”陳天陽笑著握住了武潤月的纖手。

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武潤月眼中驚訝一閃而逝,接著便是羞澀,掙紮了幾下後,便任由陳天陽握著。

英姿颯爽的她,雖然羞澀到了極點,但也有著敢愛敢恨的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