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秦瑞輕喝一聲,猛然踏步向陳天陽衝去,隻見他右手成掌,再度攻向陳天陽的肩膀,打算將陳天陽的肩膀拍成粉碎性骨折。

陳天陽故技重施,手捏劍指點向了秦瑞的手心。

秦瑞眼神輕蔑,他這一掌已經用上了全力,絕對不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能夠擋得下來了!

下一刻,陳天陽的劍指已經點在了秦瑞的掌心上。

就在秦瑞以為陳天陽的手指就要骨折的時候,突然,一股淩厲劍氣從陳天陽指端迸射而出,瞬間從秦瑞手心進去,貫穿他整條手臂!

“噗”的一聲,劍氣從秦瑞肩膀後麵穿透而出,噴濺出一股血箭!

秦瑞揚天慘叫一聲,“蹬蹬蹬”向後連退好幾步,知道自己手臂已廢,強忍著劇烈的疼痛,震驚道:“你……你到底是誰?”

他已經是“宗師後期”強者,可對方卻能一招將他秒殺,如此恐怖的實力,難道這個小子已經到了“傳奇境界”?

“你還冇資格知道我名字。”陳天陽淡淡地道,他最主要的目的是藉此機會,把馮必勝引到霧隱山,萬一對方知道了他的身份,嚇了不敢過來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馮開元都已經看傻眼了,這小子竟然這麼厲害,開什麼玩笑?

“現在輪到你了。”

突然,陳天陽看向了馮開元,抬起劍指指向了他。

馮開元臉色頓時大變,連秦瑞都被一招秒殺了,他哪裡是對手?

“咕咚”一聲,馮開元情不自禁嚥了口唾沫,連秦瑞都顧不上了,就要轉身逃走。

突然,破空之聲大作,一道白色劍氣從身後襲來,擦著馮開元臉頰飛過去,在他臉上劃出一道淺淺傷痕。

頓時,流出一絲鮮血。

刺痛傳來,馮開元立即停下腳步,心中升起一股恐懼感,轉過身來臉色蒼白道:“你到底是誰?”

“我說過了,你們冇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陳天陽挑眉道:“我聽說你父親是白陽宗馮必勝?”

“不錯,我爸實力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你如果敢動我一根汗毛的話,我爸一定不會放過你!”馮開元色厲內荏,心裡怕得要命。

“很好,既然你這麼自信……”陳天陽伸出三根手指,道:“三天,我在這裡等你三天,三天之內,你帶著你父親過來,我給你一個報仇的機會。”

“我冇聽錯吧?”馮開元驚訝地問道,這小子還敢在這裡等著他報複?

“我一向言出必踐,你可以走了。”

“好小子,算你有膽色,你給我等著,三天之內,我要讓你跪在我麵前道歉!”馮開元大喜過望,再度囂張起來,給秦瑞一個眼神後,兩人快速離去了。

毒林前,隻剩下了陳天陽和武潤月兩個人。

看著馮開元和秦瑞匆匆離去的身影,武潤月好奇問道:“你為什麼非要等馮必勝來,而且還不透露自己的身份?”

武潤月相信,如果馮開元知道陳天陽身份的話,絕對會自願吞下苦果,放棄和霧隱山聯姻的打算。

“馮必勝來了,才能徹底解決問題。”陳天陽一語雙關,他還等著收服馮必勝呢,所以非得讓馮必勝來見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