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潤月還以為陳天陽在說解決自己聯姻的事情,抿嘴而笑,心裡甜甜的。

“走吧,也該去見一見你父親了。”陳天陽邁步重新向前山走去。

難道……難道要去見家長?

武潤月像個小媳婦一樣,低著頭亦步亦趨地跟在陳天陽的身後。

卻說霧隱山的家主武正飛,以及耆老武林江聽到陳天陽來後,心知陳天陽必定有大事相商,便早早的來到客廳,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陳天陽過來。

“江老,你說陳天陽這次來霧隱山,到底所為何事?”武正飛坐在沙發上老神在在地喝著茶水。

武林江雖然不是家主,但輩分比武正飛高很多,自然坐在首位,思索道:“數天前燕京一戰,琉璃小姐被吸進空間裂縫下落不明,陳天陽肯定想找到她,他這麼快就來霧隱山,我覺得可能跟這件事情有關。”

“江老的意思,是陳天陽得到了某些線索,覺得來霧隱山能幫助他找到琉璃小姐?”武正飛愕然道:“鬼醫門雖然是千年宗門,可也冇辦法打開空間裂縫啊,他來武家也冇什麼用處吧?”

武林江嗬嗬笑道:“不管他來武家的目的何在,總之陳天陽是一個能創造奇蹟的人,跟他交好關係,對武家來說都是必須的。

對了,我聽說白陽宗的人來向你提親,你並冇有拒絕,可我記得潤月那丫頭,好像對陳天陽有好感吧,你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什麼?”

武林江依舊笑嗬嗬的,但話中含義卻對武正飛表示了不滿,就差直接說他腦子進水了。

武正飛神色尷尬道:“潤月和陳天陽並冇有正式確立關係,而且陳天陽身邊女人太多了,我聽說就連本家的武若君,都跟陳天陽不清不楚,我不希望潤月再跟陳天陽牽扯上關係,而且白陽宗也是一個很強的宗門,和潤月門當戶對……”

武林江搖搖頭,直接打斷了武正飛的話,意味深長道:“兒女自有兒女福,你管的這麼寬,潤月未必就能真的得到幸福。”

武正飛沉默了下來,片刻後點頭道:“我明白了,多謝江老提點。”

武林江笑了笑,突然露出驚訝的神色,似乎發現了什麼,笑道:“巧了,說曹操曹操就到。”

下一刻,陳天陽和武潤月一同走進了客廳中,笑道:“哦?你們剛剛在談論我什麼?”

“當然是在談論你的英雄事蹟。”武林江嗬嗬笑著站起來,和武正飛一起迎了上去。

對於陳天陽這樣一位醫武雙絕的天縱奇才,武林江是打從心底裡欣賞,甚至他還將畢生所學的毒術—《鍼灸甲乙經》送給了陳天陽,嚴格說起來,他和陳天陽還有幾分香火之情。

“江老過獎了,我觀江老神態呼吸綿長,眼蘊神光,顯然修為又有精進,可喜可賀。”陳天陽嘴角含笑,一眼就看出武林江快要突破到“傳奇後期”境界。

武林江心中暗暗稱奇,陳天陽的眼光還真是厲害!

陳天陽又向武正飛點頭打招呼道:“武家主好。”

“陳先生客氣了,請坐請坐。”武正飛笑著將陳天陽迎到座位上,隻見自己的寶貝女兒很自然地坐在陳天陽旁邊,不由暗中歎了口氣,看來得儘快找個機會,拒絕白陽宗的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