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越走越深,父子兩人心情逐漸激動起來,腳步都加快了不少。

冇多久,父子兩人便來到通道的儘頭,前麵是一道厚厚的冰門,散發著強烈的寒意。

冰門很厚,以至於看不清門後的事物。

沉悶的聲音響起,冰門被打開,龍景州跟著父親走了進去,隻見裡麵是一間麵積很大的房間,牆壁四周包括地麵全都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冰層,散發著肉眼可見的白色寒氣。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房間的最中央,停放著的一口晶瑩剔透的冰棺!

不同於周圍的寒氣徹骨,龍天皓與龍景州兩人則是眼神火熱,快步走了過去。

龍天皓站在冰棺前整理了下衣服,恭敬地作揖行禮,眼神充滿了火熱,道:“兩百多年前,龍家上靖下雲老祖被人偷襲身受重傷,危急之刻,不得已服下‘活死丸’陷入假死狀態騙過對手,勉強保住一命,可也因此陷入假死狀態,非‘還魂丹’不能喚醒。

龍家無奈之下,隻好打造冰棺儲存老祖肉身,幸好老祖修為深厚,縱陷入假死狀態,體內仍有氣機維持生命,才能保證兩百年來肉身不死不滅。

如今托老祖庇佑,不肖子孫龍天皓終於在今日成功拿到‘還魂丹’,不久之後,老祖就會重新甦醒,再臨塵寰,屬於龍家的時代馬上就會到來,景州,快將冰棺打開!”

“是!”龍景州興奮地應了一聲,跪在冰麵上向著冰棺磕了三個響頭,站起來後興奮地走到冰棺前,雙手放在冰棺一側,輕喝一聲,運轉內勁推去,冰棺緩緩打開,發出沉悶的聲響。

徹骨的寒氣,從冰棺裡麵散溢而出!

這股寒氣之強,就連“宗師”境界的龍景州都難以抵擋,他渾身打了個寒戰,覺得有寒氣入體的危險。

可龍景州並冇有就此放手,而是越發運轉體內真元,一咬牙,雙臂猛地用力推去,徹底打開了冰棺。

隻見冰棺中躺著一位中年相貌的男子,身穿淡黃綢緞長衫,眉宇間和龍天皓有幾分相似,縱然是閉眼昏迷,依舊給人一股威嚴之感,讓人不敢逼視。

另外,他的雙手交叉合於胸前,身上還放著一顆晶瑩剔透的冰球,似鵝蛋般大小,也不知道它是什麼寶貝,所有的寒氣都由冰球散溢而出,維持著整個空間的徹骨寒氣。

不問可知,這位冰棺中的昏迷男子,正是龍家的“先天強者”龍靖雲!

龍天皓深吸一口氣,拿出“還魂丹”走到冰棺前。

激動之下,饒龍景州是一位“傳奇後期”強者,也不由得手臂顫抖,緩緩將“還魂丹”放進了龍靖雲的嘴裡,在他內勁操控之下,“還魂丹”順著龍靖雲的喉嚨輕易進入肚子中。

霎時間,周圍空間似乎起了某種變化。

一股磅礴的真氣,從虛空中緩緩進入龍靖雲的體內,攪動空間中的白色寒氣,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白色氣流。

隻見龍靖雲原本蒼白的臉色,慢慢變得紅潤起來,隻是依舊緊逼雙眼冇有甦醒。

龍天皓大喜過望,激動的渾身顫抖,眼神充滿了火熱:“剛服下‘還魂丹’就有這麼強烈的反應,陳天陽的煉丹術果然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