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第三場比賽非常神秘,到目前為止連具體比賽項目都不知道,所以一切情況都有可能發生,陳天陽不一定就能獲勝。

總之,這場比賽依舊充滿了變數!

龍景州、白敬豪、鳳雨漩等人已經等在了主席台上,唯獨不見陳天陽和武家的人。

白敬豪和鳳雨漩的臉色都有些凝重,原因無他,白家、鳳家都和陳天陽有著賭約,如果輸給陳天陽,那他們將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這最後一場比賽,他們是背水一戰,必須獲勝!

突然,隻見武家眾人和陳天陽出現在廣場上,周圍眾人頓時一陣騷動,紛紛小聲議論起來。

顯然陳天陽前兩場比賽的驚豔表現,給眾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武家眾人都在座位上入座後,陳天陽和武若君並肩走到了主席台上。

龍景州看著陳天陽走了過來,輕蔑地哼了一聲,第三場比賽陳天陽絕對討不了好,再加上龍家老祖甦醒在即,到那時候,新仇舊恨一起算,陳天陽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陳天陽靈覺強大,下意識就察覺到龍景州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微微皺了下眉頭,莫非第三場比試對龍景州十分有利?

“天陽,你怎麼了?”武若君察覺到陳天陽神色有異,小聲問道。

“冇什麼。”陳天陽笑了笑,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所有陰謀詭計都蒼白如紙,縱觀所有選手中,他的醫術和武道都排到第一,無論第三場比試的內容是什麼,他都有絕對的把握取勝。

這時,龍奇拿著話筒來到主席台上,高聲道:“諸位,經過昨天激烈的角逐,還剩下6位選手競逐決賽,我現在就來說明一下,第三場比試的規則與地點。”

“比試地點?”鳳雨漩立即聽出不對勁的地方,驚訝問道:“第三場比賽不是在這裡舉行嗎?”

白敬豪、白凝霜兄妹倆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奇。

“天陽,你說他們搞什麼鬼?”武若君在陳天陽耳邊小聲問道。

陳天陽搖搖頭:“以不變應萬變。”

周圍眾人更是議論紛紛,不在廣場上又要在哪裡舉辦?

龍奇似乎很滿意眾人的反應,笑著道:“諸位,我要說的第一個重要資訊,就是第三場比賽的舉辦地點在萬毒林。”

此言一出,除了陳天陽和龍景州之外,所有人齊齊驚呼了一聲,尤其是周圍的觀眾,驚呼聲中還帶了一絲絲難以掩飾的恐懼之意,似乎“萬毒林”是一處十分恐怖的地方。

陳天陽驚訝問道:“萬毒林是什麼地方?”

武若君小聲解釋道:“萬毒林是龍家後山的一處禁地,據說是天地自然生成的一片毒林,裡麵有各種各樣的毒物,以及種種神秘恐怖的未知事物,總之處處充滿了危險。”

陳天陽恍然大悟的同時,心裡越發奇怪,自己百毒不侵,萬毒林中對其他人來說致命的毒物對自己根本無效,這種規則對自己十分有利,龍家把比賽地點定在萬毒林,莫非和第二局比賽一樣,有著特殊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