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點點頭:“這裡瀰漫的毒素的確很強。”

武若君環視一圈,震驚道:“這麼強的毒素,而且還一直向上升騰,萬一泄露出去,怕是方圓數百裡之內,全都會成為一片地獄,龍家是怎麼做到不讓毒素泄露的?”

陳天陽向天上濃鬱的黃白色瘴氣指了指,道:“我猜測毒素蒸騰而上形成瘴氣,瘴氣反過來保護萬毒林的同時,萬毒林又自動吸收瘴氣中的毒素,彼此之間形成一個完美的循環,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並不是龍家能夠做到的。”

武若君暗暗咋舌,忍不住靠近陳天陽懷裡,才感受到一絲安全感。

突然,隻聽天上傳來一陣異響。

陳天陽和武若君抬頭看去,隻見一道美麗的倩影穿破瘴氣,向著林中急速墜來。

正是鳳雨漩!

“她還真的跟過來了。”武若君撇撇嘴,心裡吃味,又向陳天陽懷裡擠了擠。

下一刻,鳳雨漩瞅準一株大樹,腳尖點在樹枝上卸掉了一部分下墜之力。

隻聽“哢嚓”一聲,大樹難以承受這股力道,從中間攔腰斷裂,倒在地麵上。

落葉紛紛中,鳳雨漩瀟灑地落在地麵上,向陳天陽揚起了潔白的下巴,眉宇間有絲得意之色。

武若君哼了一聲,正準備說話。

突然,隻聽“嗖”的一聲,從倒在地麵的樹乾上,竄出來一條純黑色鱗片的毒蛇,長約1米左右,拇指粗細,從地麵上彈起來,張開嘴向鳳雨漩後脖咬去。

鳳雨漩後背似乎長了眼睛,手捏劍指向身後揮去,輕輕鬆鬆斬在黑蛇身上。

黑蛇頓時向後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麵上,吃痛之下,雙眼露出凶光,很快就調整好姿勢,再度彈起來向鳳雨漩撲咬過去。

鳳雨漩眼中驚訝一閃而逝,她剛剛的劍指,竟冇將黑蛇斬成兩半,如此堅硬的身軀,這到底是什麼蛇類?

突然,隻聽破空之聲大作,一道銳利劍芒強勢襲來,在半空中將黑蛇的腦袋貫穿,強大的後勁衝擊得黑蛇殘屍向後飛去,落在數米之外的落葉上。

不用看都知道,這道劍氣正是陳天陽所發!

鳳雨漩心裡惱火,自己連一條黑蛇都冇能秒殺,而且還是在陳天陽麵前,簡直太丟人!

她抬起下巴驕傲,對陳天陽道:“就算你不出手,我也能殺了它。”

陳天陽不置可否,道:“這條黑蛇不同尋常,說明這裡的毒物比外界厲害很多,你們多加小心。”

鳳雨漩下意識向黑蛇看去,心裡有些凝重,連一條小小的黑蛇都這麼厲害,那這片廣闊神秘的萬毒林裡,又潛藏著多少危險?

一念及此,她心裡一陣慶幸,選擇跟著陳天陽,果然是選對了。“嘿,堂堂‘宗師中期’強者,一招之下,連一條小小的黑蛇都殺不死。”武若君趁機譏諷道:“看來鳳家的未來繼承人,也不怎樣嘛。”

鳳雨漩俏臉微變,冇殺死黑蛇她本就介意,現在被武若君提出來,就像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頓時惱怒道:“你再說一遍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