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惱羞成怒想動手?”武若君挽住了陳天陽的胳膊,有恃無恐道:“有本事你過來啊。”

鳳雨漩知道有陳天陽在,自己冇辦法將武若君怎麼樣,反唇相譏道:“我這位鳳家的未來繼承人再不堪,也是憑自己的實力爭取來的,可不會跟某人一樣,隻會躲在男人後麵耀武揚威。”

武若君撇撇嘴一陣不屑,氣死人不償命地道:“那你還跟著我們做什麼,不就是看中天陽實力高深,能護著你不會在萬毒林中遇到危險?”

鳳雨漩頓時被懟的不知該怎麼反駁,隻好哼哼道:“不愧是武家的妖孽,還真是伶牙俐齒,小心為人太刻薄哪天被身邊的男人厭棄。”

“這就不勞你關心了,總好過你現在冇人要。”武若君從陳天陽懷裡起來,隻覺得心情大好,嘻嘻笑道:“天陽,我們走吧。”

“好。”陳天陽點頭而笑,向著前方信步而行,同時釋放出了精神力,戒備著周圍的情況。

鳳雨漩差點氣個半死,眼看著陳天陽和武若君越走越遠,重重的在原地跺了下腳後,快步跟了上去。

武若君斜眼望向她,取笑道:“咦,你怎麼又跟上來了?”

鳳雨漩知道和武若君做口舌之爭隻會平白惹一肚子氣,也不理會她,轉而向四周望去,這才發現周圍樹木奇形怪狀,驚訝道:“好神奇的地方,就連樹木都奇形怪狀的,遠遠看過去還以為是惡鬼,好嚇人。”

陳天陽隨口解釋道:“天地萬物皆稟陰陽二氣所生,山川海河也不例外,所稟清聖之氣多的地方山川秀美,稟惡濁之氣多的地方就險峻惡劣。

這裡烏煙瘴氣、毒物聚集,是天下至凶至惡之地,樹木長相奇怪也在情理之中。”

鳳雨漩美眸一亮,忍不住又向陳天陽身邊靠了靠,讚賞道:“你還真是見多識廣,一點都看不出來你連20歲都不到。”

武若君神色得意,與有榮焉。

鳳雨漩接著道:“既然你這麼厲害,那你知不知道去哪裡找‘不死芝’?”

“當然不知道。”陳天陽翻翻白眼,道:“我是人,不是神,哪裡會知道龍家將‘不死芝’放在哪裡?”

“據說萬毒林廣闊無比,想要在這麼大的地方找到‘不死芝’,而且還隻有三天時間,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鳳雨漩哼道:“龍家打的小算盤,還真是精明。”

顯然,她也看出來了龍家的想法,而且很不爽。

有風起,樹林嘩嘩作響。

似乎是因為萬毒林的風中帶了特殊的毒素,輕易就穿透了武若君和鳳雨漩的護身罡氣,吹在身上很涼,兩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突然,陳天陽腳步一頓,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有情況。

“怎麼了?”

武若君和鳳雨漩異口同聲,接著又發現對方和自己反應一樣,對視了一眼,齊齊哼了一聲。

陳天陽道:“風中有一股腥味。”

腥味?

兩女同時一愣,挺起瑤鼻認真聞了下,果然,吹來的涼風中有一股腥臭味,味道很淡,卻令人反胃欲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