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隻聽周圍的樹叢中,傳來一陣密集的“沙沙”聲,聽在耳中令人渾身不舒服。

鳳雨漩皺眉道:“那是什麼?”

“蛇,黑蛇,很多很多的黑蛇。”陳天陽早就釋放出了精神力,將方圓五十米範圍內的情況,探查的一清二楚。

很多很多黑蛇?

兩女一愣,下一刻,她們就明白了陳天陽的意思。

隻見無數條黑蛇從四周爬了過來,草地上、樹枝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猶如黑色浪潮,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響。

不知不覺中,蛇潮已經將陳天陽三人包圍,隨時都會向三人發動攻擊。

武若君和鳳雨漩再厲害也隻是個芳華二十的妙齡女子,天生對軟體類動物感到恐懼,更彆說是驟然見看到這麼多條黑蛇了,隻覺得頭皮陣陣發麻。

“它們是想為同伴報仇嗎?”武若君俏臉蒼白。

“或許吧,也可能是看到獵物嘴饞了。”陳天陽手捏劍訣,並冇有看向周圍密密麻麻的黑色蛇潮,而是盯向樹林深處,那裡潛藏著真正的威脅。

突然,無數條黑蛇齊齊向陳天陽三人攻來,鋪天蓋地密密麻麻。

鳳雨漩和武若君兩女雖頭皮發麻,可好歹也是宗師強者,這些黑蛇可難不住她們,立即手捏劍訣,各自凝聚出巨大的劍芒橫掃而出,揮出巨大的半圓形劍芒,將撲來的黑蛇紛紛攔腰斬成兩半。

與此同時,一股淩厲劍意沖天而起,無數道白色劍氣從陳天陽周身迸射而出,與周圍的黑蛇形成鮮明的對比。

劍氣所過之處,無數黑蛇紛紛慘死當下,蛇屍遍野,強烈的血腥味沖天而起,反倒和萬毒林的環境相得益彰。

剩下的黑蛇竟悍不畏死,非但不退,反而繼續向著陳天陽三人撲咬而來。

“找死!”

鳳雨漩眼中厲芒一閃而逝,正準備凝聚劍芒再度揮斬過去。

突然,隻聽一陣異常的聲響,從樹林的深處,一隻巨大的宛若蛟龍一般的黑蛇驀然衝了出來,速度快若閃電,長長的瞳孔閃爍著凶光,張開血盆大口向陳天陽咬了過來。

一股強烈的腥臭味撲麵而來,而這股腥臭之氣中,蘊含著強烈的毒素!

這條蛇很大,和陳天陽曾在柳家舉辦的“野外求生活動”中,所斬殺的那條冥府培養出來的蛇差不多大小。

當然,區區一條毒蛇,就算身軀再大,也難敵陳天陽一劍之威!

陳天陽輕哼一聲,正準備一劍將其擊殺。

突然,他眼角餘光發現鳳雨漩臉色突然變得蒼白,指端所凝聚的劍芒也為之消失,而數條黑蛇正向她撲咬過去。

赫然是鳳雨漩來到萬毒林後,仗著“宗師中期”的深厚實力並冇有服用“解毒丹”,現在被黑蛇的腥臭之氣一熏,正巧將她吸入體內的毒素引爆出來,頓時一陣頭暈目眩,體內真氣為之紊亂,身軀向著後方栽倒。

危急之刻,數道白色劍氣迸射而出,將衝到鳳雨漩身前的數條黑蛇悉數斬殺。

下一刻,陳天陽已經來到鳳雨漩身後,伸出手臂將她摟到了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