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龍景州突然大喝一聲,趾高氣昂道:“說來龍家也得感謝你,要不是你第二局比賽煉製成了‘還魂丹’,我們龍家的老祖宗哪有這麼容易醒過來?”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又是一驚,這才反應過來,這場鬼醫門四大家族之間的比試,從一開始就落入龍天皓算計中,為的就是甦醒龍靖雲,龍天皓好強的心機!

而甦醒過來的龍靖雲,肯定會針對陳天陽出手,搶下“天行九針”與龍淵劍,可以說,陳天陽此舉等同於作繭自縛!

一時之間,不少人都向陳天陽投去默哀的目光。

陳天陽斜覷了龍景州一眼,輕蔑道:“跳梁小醜,除了狐假虎威之外,你還能有點其他的出息嗎?”

眾人紛紛愕然,在這種極端不利的情況下,陳天陽還敢出言嘲諷,他也太彪了吧?

龍景州緊握雙拳,咬牙切齒道:“你少得意,老祖宗已經醒過來,你就等著碎屍萬段吧!”

“既然如此,就讓你們所謂的老祖宗來現身與我一戰吧!”陳天陽眼神睥睨,繼續道:“至於你,還冇有向我叫囂的資格。”

“你……”龍景州臉色頓時一變,再度感受到了陳天陽對自己的蔑視,心裡恨得牙癢癢!

就在他們說話的功夫,空間中那股強橫的氣息越發恐怖,壓得眾人渾身難受,額頭上滿是冷汗。

這股氣息和陳天陽在冰室外麵感受到的氣息一模一樣,陳天陽幾乎可以肯定,冰棺裡的人就是龍靖雲,而龍靖雲也的確甦醒了過來!

突然,從虛空中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你叫做陳天陽?”

不見其人,隻聞其聲,而且聽在眾人耳中,就像是有人在耳邊說話一樣清晰可聞。

眾人渾身一震,也不知道龍靖雲在多遠的地方說話,竟然還能這麼清晰的傳過來,如此實力簡直駭人聽聞!

麵對傳說中的強者,陳天陽立於原地神色不變,不卑不亢道:“不錯,你是龍靖雲?”

“然也。”龍靖雲的聲音再度響起。

雖然眾人已經知道是龍靖雲,可聽到他親口承認身份,還是陷入到極大的震驚中!

“老祖宗,您真的醒過來了,太好了!”龍景州大喜過望,突然一指陳天陽,眼中閃過刻骨的仇恨:“就是他,殺了爺爺、父親,還有龍家諸多強者,老祖宗,您一定要為龍家做主啊,絕對不能放過陳天陽!”

頓時,瀰漫於空間的氣息一陣劇烈波動,顯示著龍靖雲內心的震怒!

所有人嚇得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陳天陽不為所動,表麵冷笑,實則內心已經緊張到了極點。

很快,空間波動逐漸停息,隻聽龍靖雲道:“龍家的血仇,當由我親手洗刷!”

他話音剛落,現場傳來一陣“嗡嗡嗡”的劍鳴聲。

隻見一些拿著佩劍的鬼醫門弟子,手中長劍不受控製紛紛出鞘,飛到了半空之中,足足有四五十柄長劍之多,齊齊對準了陳天陽,在陽光下散發著森森光芒。

眾人齊齊驚撥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