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你少囂張!”龍景州輕蔑道:“以老祖宗的蓋世神威,動心起念之間就能殺了你,像你這樣的螻蟻,除了能叫囂幾句之外,剩下的什麼都做不了。”

“是嗎?”陳天陽神色玩味,突然邁步向龍景州走去。

龍景州先是嚇了一跳,下意識向後麵退了兩步,接著想起有老祖宗當靠山,頓時底氣大增,冷笑道:“有老祖宗在這裡,你想對我做什麼,你又敢對我做什麼?”

眾人紛紛向陳天陽投去好奇的目光。

眾目睽睽下,陳天陽走到龍景州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脆響,把龍景州遠遠給拍飛出去,輕蔑冷笑道:“不做什麼,隻是覺得你嘴太賤,賞你一耳光而已。”

周圍眾人大驚失色,這不僅僅是打龍景州耳光,同樣是在打龍靖雲的耳光,陳天陽就不怕龍靖雲震怒之下,把他給大卸八塊?

不過也有一些人覺得陳天陽做的對,按照目前的趨勢,陳天陽肯定會死在這裡,還不如在死前多打龍景州幾個耳光泄憤。

龍景州臉頰高高紅腫,抬手指向陳天陽,震怒道:“好啊,你竟然敢打我,你就等著被老祖宗千刀萬剮……”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又是“啪”的一聲響,陳天陽又一巴掌把他扇飛出去,冷笑道:“我又給了你一耳光,你讓你的老祖宗來將我千刀萬剮吧。”

“你……你……”龍景州震怒不已,突然高聲道:“老祖宗,您得為我做主啊,絕對不讓陳天陽在龍家繼續放肆下去!”

頓時,眾人再度緊張起來。

陳天陽一聲冷笑,環視一圈,已然胸有成竹,道:“想將我千刀萬剮,那就來吧。”

然而,竹林內靜悄悄的,龍靖雲並冇有說話。

隨著時間流逝,龍景州臉色越來越難看,老祖宗怎麼不說話了?

周圍眾人暗暗訝異,紛紛小聲議論,都在猜測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刻,百米之外的一株大樹後麵,一名俊偉男子臉色大變,察覺到自己體內真氣在不斷減少,額頭頓時佈滿了冷汗,眼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為什麼我體內真氣在不斷流失,這是怎麼回事?”

他深吸一口氣,閉眼內觀,隻見丹田處有一隻小小的蠱蟲,正在吸食自己的真氣,猛地睜大雙眼,難以置通道:“這……這是‘元氣蠱’?冇想到兩百年後,還有人能夠將‘元氣蠱’煉製出來,華夏大地果然人才輩出,可是,我到底是如何中蠱的?”

來不及繼續深思,他立即伸手在丹田處點了幾下,一股輕柔內勁震盪而出,包裹住“元氣蠱”,暫時封住了“元氣蠱”的動作。

“‘元氣蠱’潛藏在丹田裡,一旦強行用內勁震死蠱蟲,連帶我的丹田也有被震裂的危險,隻能暫時封住‘蠱蟲’的動作。

隻是這樣治標不治本,隻要我運轉真氣時間一長,‘元氣蠱’自動就會衝破內勁,我遲早會變成普通人!”

龍靖雲猛然握緊了雙手,臉上滿是不甘心的神色,他好不容易甦醒過來,正準備大展宏圖威震天下,哪想到醒來第一天,就有折戟沉沙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