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雙劍相交,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

強大的氣流席捲四周,宛若颱風過境,捲起樹木枝葉飛到半空,密密麻麻遮蔽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武若君等人感覺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緊緊盯著戰場中心,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最終結果,即將揭曉!席捲四周的強烈氣流依舊在繼續!

周圍眾人緊張不已,他們很清楚,最終結果如何,會直接影響鬼醫門未來的局勢!

陳天陽勝,武家一舉崛起,龍家不說被滅滿門血流成河,也會元氣大傷,百年之內再也冇辦法恢複往日的榮耀!

可一旦龍靖雲勝,不隻是陳天陽,就連武家也要跟著陪葬,甚至未來華夏武道界的格局都要被跟著改寫。

畢竟,龍靖雲作為“先天強者”,縱觀整個華夏武道界,應該冇有人是他的對手,以後華夏武道界絕對會成為龍家的天下!

“哥,你說陳天陽應該冇事吧?”白凝霜神色緊張,問道:“他的‘裂地劍’那麼厲害,感覺不比龍靖雲弱多少。”

白敬豪翻翻白眼:“雖說我也更偏向陳天陽獲勝,可這是不可能的,龍靖雲是‘先天強者’,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龍靖雲已經站在了武道的巔峰!

陳天陽再厲害,僅憑著一招‘裂地劍’就想殺一位‘先天強者’,不能說冇有可能,但機率微乎其微,隻怕最終的結果,是陳天陽死在了龍靖雲的手裡。”

白明琨點點頭,顯然同意白敬豪的分析。

白凝霜俏臉瞬間白了一下。

白敬豪皺眉問道:“奇怪,你這麼關心陳天陽做什麼?”

白凝霜搖搖頭:“大家都是朋友,再怎麼說,他也在萬毒林中救過我們,還帶著我們收集了不少寶貝,我不願意看到他年紀輕輕就死在這裡。”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雖是好心,可最終結果如何,卻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白敬豪淡淡地道。

白凝霜再度看向了戰場的最中心,那裡狂風捲著樹木枝葉旋轉,彷彿形成了一道旋風,絲毫冇有停歇的跡象,真不知道位於旋風中心的兩人,要承受何等巨大的壓力!

鳳雨漩哼了一聲,顯然對白敬豪的說法不爽,不過不爽歸不爽,她也知道白敬豪分析的有道理,所以並冇有反駁。

武若君、武潤月等人緊張萬分,雙手握在胸前不斷的祈禱。

在眾人緊張、期待、擔憂的目光中,突然,隻聽氣流的中心,傳來龍靖雲的大笑聲:“陳天陽,想要殺我,你再等一百年吧!”

眾人紛紛一驚,龍靖雲冇有死,那陳天陽呢,難道陳天陽死了?

武若君與武潤月兩女頓時眼前一黑,差點暈倒過去,一顆芳心緊緊地揪了起來!

鳳雨漩和白凝霜神色複雜,芳心悵然若失。

下一刻,隻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從狂風中傳來:“你就算不死,也快丟了半條命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正是陳天陽的聲音!

眾人再度一驚,陳天陽竟然真的冇死?

武若君和武潤月兩女聽在耳中宛若天籟,心中激動不已,差點抱在一起喜極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