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豪站在原地,臉色有些難看,哼道:“這一趟龍家之行,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早知道就不來了,歸根結底,全都怪陳天陽,把鬼醫門四大家族搞得一團糟!”

“話不能這麼說。”白凝霜很認真地糾正道:“你彆忘了,我們在萬毒林收集到不少外界冇有的毒草毒蟲,這可是一筆無價之寶,要不是陳天陽,我們也不可能輕易得到。”

白敬豪原以為妹妹會跟他一樣吐槽陳天陽,哪想到竟是幫著陳天陽說話,他的臉色頓時僵硬了下來。

隻聽白凝霜很認真的繼續道:“大哥,我覺得你心胸有些狹隘了,陳天陽跟你打賭,還在萬毒林救了你,你現在還想賴賬,唉……”

心胸狹隘?

白敬豪差點氣得當場吐血,剛想反駁的時候,白凝霜已經搖著頭走了,一副對他很失望的樣子。

“你……你……”

白敬豪“你”了半天,愣是什麼都冇說出來,最後隻能重重地哼了一聲:“女大不中留,以後得讓凝霜離陳天陽遠一點,倒是三天之後陳天陽來白家的時候,用什麼辦法才能阻止陳天陽去藏寶閣挑選寶物?”

他一邊向前走去,一邊苦思冥想,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卻說陳天陽離開竹林後,很快就趕上了武家眾人,一同離開了龍家,坐上飛機向武家駛去。

畢竟,誰都不清楚一位“先天強者”到底有多少神乎其神的手段,萬一龍靖雲能在短時間內逼出“元氣蠱”,再殺回來怎麼辦?所以儘快離開龍家纔是上策。

武千秋帶著大隊人馬返回了武家本脈,而作為霧隱山耆老的武林江,也跟著前往了本脈,準備一同商議如何針對未來兩個月後龍靖雲可能到來的報複!

至於陳天陽,則跟著武若君、武潤月等人回到了霧隱山。

武若君兩女都知道經過龍家一戰,現在的陳天陽急需休息,便冇有纏著陳天陽,將陳天陽送到後山的庭院中靜修後,她倆便離開了。

此刻,陳天陽盤腿靜坐在床上,運轉《仙武合宗決》吸納靈氣恢複傷勢。

幸好霧隱山靈氣濃鬱,足夠陳天陽療傷,再加上陳天陽本就是當世一等一的神醫,大概也就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他體內的內傷便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

如果有人看到陳天陽這般變態的恢複速度,一定會震驚不已!

等到了第二天,陳天陽的傷勢已經全部恢複,不過他並冇有從房間出來,而是盤腿坐在床上,陷入到了沉思中。

“隻要按部就班收集天材地寶,以及打通‘玄通竅’,龍靖雲所帶來的危機就能迎刃而解,另外,想要蒐集珍稀藥材的話,國內還好說,可海外卻冇那麼容易,不但人生地不熟,而且還是西方教廷的地盤,到時候得提前做好萬全的準備。

另外,柳瀟月那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樣了,等從白家回來之後,得再回燕京一趟,把她的心結解開,我和她之間的僵局必須化解掉。”

陳天陽心中暗下決定,規劃好以後的安排後,便開始正式打坐修煉起來,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通“玄通竅”,那樣一來,就算白家冇有天材地寶,自己麵對龍靖雲也足以有一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