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墨神秘地笑道:“他是凝霜的朋友,我也是這兩天才見過他,跟他不熟悉,也不清楚他的來曆。”

聽著白家墨油鹽不進的話,朱紹軍微微皺眉,猜測著陳天陽的身份,莫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白家墨笑了笑,實際上內心也有些糾結,現在宴會纔剛剛開始,至少得等朱家和蛇家暴露出這次宴會的目的後,再讓陳天陽和蛇家起衝突不遲。

所有人目光焦點處,蛇金洪打量了陳天陽一眼,輕蔑地道:“你不是我的對手,得罪蛇家,將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朱靈彤頓時擔憂起來,小聲在後麵對陳天陽說道:“你小心點,他叫蛇金洪,是蛇家的‘傳奇中期’強者,厲害的很。”

她說話的聲音雖然小,但蛇金洪耳力強大,聽得一清二楚,頓時得意地笑了笑,雖然看不透陳非具體的武道境界,可陳非年級那麼小,想來實力頂多就到“宗師後期”境界,自己隻要伸伸手指,就能像捏螻蟻一樣將他捏碎!

陳天陽點了點頭,不用朱靈彤提醒,他就能看出來蛇金洪的武道實力,區區“傳奇中期”境界,還不是他的對手。

唯一的難處,就是他一旦跟蛇金洪動手,極有可能會泄露出他的身份,再想將蛇家給引出來,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蛇金洪見陳天陽不說話,還以為陳天陽怕了,姿態越發得意:“是不是後悔得罪我們蛇家了?”

蛇正濤捂著肩膀的傷口站了起來,陣陣疼痛不斷刺激他的大腦神經,咬牙切齒道:“就算後悔了也冇用,你敢打傷我,蛇家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周圍不少人紛紛向陳天陽投去默哀的目光,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蛇家的人,以蛇家睚眥必報的行事準則,陳非就算不是也要被扒一層皮,現在就看白家是否為他出頭了。

“後悔?”陳天陽搖頭而笑:“能讓我後悔的事情不多,而打傷你絕對不在此列,我隻是在想,反正今天已經惹了蛇窩,打了小的還要來老的,那不如把你們蛇家的強者全部喊來,我一個人全給挑了。”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倒吸了口涼氣,一個人把蛇家強者全給挑了?他開什麼玩笑?

朱靈彤更是震驚的差點石化在原地,這個陳非……也太囂張了吧?

白凝霜和白敬豪兄妹卻是暗暗點頭,想當初在萬毒林的時候,陳天陽一個人就把龍家的“傳奇後期”強者全給宰了,要不是“先天”境界的龍靖雲橫空出世,陳天陽真有可能一個人把龍家給挑了。

而蛇家雖強,和龍家比起來還有不小的差距,以陳天陽玄妙的武學,配合上強悍到極點的龍淵劍,陳天陽還真有可能一個人挑了整個蛇家。

突然,隻聽蛇金洪仰天大笑,笑聲在整個酒店大堂裡迴盪,震得不少人耳膜“嗡嗡”作響,譏諷道:“一個人挑了我們蛇家?好大的口氣,老夫縱橫天下百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好笑的笑話!”

“你之所以認為是笑話……”陳天陽嘴角在笑,可是眼神卻蘊著森森寒光:“那是因為我還冇動手,蛇家的人還活著,等蛇家的人一個一個死在你麵前後,你就不會認為這是笑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