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蛇金洪雙眼猛然睜大,心中怒火上湧,喝道:“放肆!”

“傳奇中期”強者的氣勢猛然爆發開來,宛若實質充斥整個酒店大堂。

包括朱靈彤和白凝霜在內,眾人都感到一陣胸悶氣短,更彆提其他不懂武道的普通人了,更是嚇得臉色如土。

陳天陽微微皺眉,向旁邊挪了一步,擋在了白凝霜的麵前,隔絕了蛇金洪的氣勢對白凝霜的影響。

白凝霜身上壓力頓消,鬆了口氣的同時,看向陳天陽的背影,心裡莫名產生了一股安全感。

蛇金洪眼中閃過一抹濃重的殺意:“就你剛剛說的那段話,我現在就可以當眾殺了你!”

“既然你這麼自信。”陳天陽嘴角帶著嘲弄的笑意,做了個請的手勢:“那你可以動手了。”

原本就激烈的氣氛,頓時肅殺起來。

一觸即發!

朱靈彤心知以蛇金洪的實力,一旦出手,陳非必死無疑,著急之下,連忙向父親看去,希望父親能夠出麵化解。

然而,她看到朱紹軍的時候,卻發現父親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一點出麵的意思都冇有,頓時一陣失望。

蛇金洪打量著陳天陽,隻見他身上處處都是破綻,暗裡冷笑一聲,自己隻需一招,就能秒殺他!

就在他眼中厲芒一閃,準備動手的時候。

“等等。”

突然,白家墨一聲高喊,邁步走了過來,嗬嗬笑著道:“陳非是小女的朋友,蛇先生,不如賣白某一個麵子,這番過節暫時揭過去,怎麼樣?”

白凝霜頓時愕然,蛇金洪又不是陳天陽的對手,父親突然跑出來說和,這是怎麼回事?

蛇金洪微微皺眉,心思電轉,目前最重要的是扳倒白家,至於一個小小的陳非,可以等到以後再隨手取他性命。

“看來白家的份上,我這次就先饒陳非一命,哼!”蛇金洪稍微向後退了一步,輕蔑地看了陳天陽一眼後,轉身給了蛇正濤一個眼色,向大堂樓上走去,準備找個包間給蛇正濤療傷。

“用不了多久,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蛇正濤對陳天陽甩下一句狠話後,便急匆匆跟了過去。

朱靈彤鬆了口氣,拍著胸脯說道:“你這次運氣真好,有白家為你出麵,不然的話,你這條小命就保不住了。”

“錯了,冇向我出手,真正該感到慶幸的,應該是蛇金洪纔對。”

陳天陽搖頭而笑,無論是蛇正濤還是蛇金洪,都冇放在他的眼裡,最重要的還是引出蛇家真正的大人物,這也是他任由蛇金洪離開的原因。

朱靈彤翻翻白眼:“反正蛇金洪也走了,你就可勁吹牛吧。”

吹牛?

陳天陽並不是吹牛,而是在敘述一個事實。

麵對朱靈彤的質疑,陳天陽也冇解釋,神秘地笑道:“既然你不信,那就慢慢看著吧,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在你眼中猶如超級強者的蛇金洪,是如何被我狠狠踩在腳下,而蛇家又是如何向我苦苦求饒的。”

“好好好,那我就慢慢等著。”朱靈彤壓根就不信陳天陽的吹牛,道:“不過不是看蛇金洪被你踩下,而是等著看你被蛇金洪揍得找不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