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明琨神色驚訝,微微思索後,快步來到陳天陽跟前,道:“陳先生,朱家的朱文覺帶著朱靈彤想要見你。”

陳天陽微微驚訝,朱家的事情已經了結了,他們還來找自己做什麼?

“朱家來找你,肯定是好事。”白凝霜抿嘴而笑。

蛇家的氣焰完全被陳天陽滅掉了,朱家獨木難支,她要是朱文覺,肯定會想辦法拉攏陳天陽,所以白凝霜纔敢肯定地說朱家來是好事。

隻是白凝霜還想不明白,朱家打算付出什麼代價來拉攏陳天陽?

陳天陽也是很聰明的人,同樣明白了過來,和白凝霜相視一笑後,吩咐管家將朱文覺和朱靈彤帶到客廳。

“我們也走吧,看看朱家到底想做什麼。”陳天陽說罷,和白凝霜向客廳走去了。

白明琨看著陳天陽和白凝霜並肩而行宛若神仙眷侶的模樣,頓時皺起了眉頭,凝霜和陳天陽走這麼近,對白家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爸,我們要不要跟過去看看?”白家墨走過來問道。

“當然,我倒要看看,朱家在打什麼盤算。”白明琨點點頭,另外,白凝霜和陳天陽走那麼近讓他不放心,他跟過去後,雖然也不能做什麼,但至少能做到心裡有譜。

卻說陳天陽和白凝霜來到客廳後,很快,就看到朱文覺領著朱靈彤走了進來。

“陳先生好……”朱文覺向陳天陽拱手行禮,接著扭頭向朱靈彤道:“還不快向陳先生問好?”

朱靈彤一張精緻的俏臉莫名變紅了,不甘不願卻又帶著幾分忸怩地道:“陳……先生好……”

“朋友一場,無須客氣。”陳天陽心中一陣驚奇,朱靈彤這幅模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不動聲色地道:“朱家主,這番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承蒙陳先生恩情,朱家才能倖免於難,在下此來,一是為了表達對陳先生的謝意,二來……”朱文覺環視一圈,看到白明琨父子走了進來,原本想借一步說話的打算頓時煙消雲散,意味深長地道:“二來,不知道陳先生覺得靈彤如何?”

此言一出,包括陳天陽在內,在場眾人儘皆驚訝地看向朱文覺,敢情朱文覺是來向陳天陽推銷自己寶貝孫女來了?

朱靈彤紅著臉低著頭,眉宇間儘是羞惱,卻意外的冇有出聲反駁。

眾人哪裡還不知道,朱靈彤分明是已經同意了,隻不過女兒家天性的矜持,才讓她出現羞惱的神色。

白凝霜心裡莫名的一陣不舒服,不由自主的蹙起了秀眉,心裡不滿的想到,朱靈彤和陳天陽也就見過兩麵而已,這麼快就喜歡上了陳天陽,也太不自重了吧?

她哪裡知道,朱靈彤和陳天陽認識的時間的確不長,可是一來,朱靈彤在家中聽說到陳天陽的事蹟後,在她心靈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讓她下意識就認為陳天陽是個頂天立地的大人物。

二來,原先“陳非”在飛機上給朱靈彤留下了喜歡吹牛的印象,當朱靈彤得知“陳非”就是陳天陽時,這種強烈的反差,給朱靈彤的心靈帶來了巨大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