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隻是他和金靜珠,就連賭場其他的工作人員,例如荷官和服務員等,都瑟瑟發抖地躲在牆角。

陳天陽轉身走回桌邊重新坐下,伸出了三根手指,道:“30秒鐘時間,如果賭場的負責人不出來見我的話,我會把這裡給拆了。”

史子航眼睛一亮,老大霸氣啊!

他一溜煙跑過去,主動給陳天陽倒上一杯茶水,昂首四顧,狐假虎威高聲喝道:“你們冇聽到嗎,快把你們負責人喊來,不然後果自負!”

賭場的工作人員越發驚慌失措。

陳天陽拿出手機看著時間。

就在快過30秒的時候,很快,一個身材高大體型發福的西方胖子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用蹩腳的華夏語恭敬地道:“您好,我……我就是賭場負責人托尼。”

“托尼是吧?”陳天陽打量了眼托尼,玩味地道:“你膽量不錯,竟然冇有逃走。”

托尼苦笑,他倒是想跑,可是大海茫茫,他壓根冇地方跑啊。

“我是個講道理的人,你放心,我找你來隻有兩件事,隻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證你不會出事。”

“是是。”托尼連連彎腰點頭:“您有什麼吩咐?”

“第一,我朋友來你們賭場賭錢,是給你們麵子……”陳天陽淡淡道。

“就是就是。”史子航及時插嘴道:“是給你們麵子懂不懂?”

托尼點頭哈腰道:“懂懂懂。”

隻聽陳天陽繼續道:“可是你們賭場的人卻出千,害我朋友輸了那麼多錢,而被拆穿後,還想帶著十幾個人殺了我,給我弱小的心靈帶來了極大的傷害。”

弱小的心靈?

托尼一口氣差點背過去,你特麼輕易殺了彭洋,還差點拆了賭場,就這還敢說自己“弱小的心靈”,你特麼糊弄鬼呢?

當然,他這番話隻敢在心裡想一想,絕對不敢當麵說出來。

“這一樁樁、一件件,讓我和我朋友這趟旅程很不開心,你說該怎麼辦?”陳天陽挑眉問道。

“這……這……”托尼知道陳天陽想要趁機要錢,可他卻拿不準陳天陽想要什麼價位,擔心自已萬一數目說小了,惹得陳天陽不開心,可數目說大了,他又捨不得,猶猶豫豫了半天都說不出來。

“嗯?”陳天陽微微皺眉,神色不滿,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托尼立即倒吸了口涼氣,哪裡還心疼錢?一口氣說道:“兩百萬,我們願意拿出兩百萬華夏幣,來賠償您和您朋友的損失。”

金靜珠和樸正煥震驚不已,他倆的家境都不錯,但是兩百萬華夏幣,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筆钜款了。

豈料,陳天陽卻是搖搖頭,不滿地道:“兩百萬華夏幣,才這麼一點錢,你是在打發叫花子嗎,據我所知,這是一艘豪華遊輪,能在這間賭場賭錢的人非富即貴,所以這間賭場能日進鬥金。

現在你隻拿出兩百萬華夏幣,我非但感受不到你的誠意,反而還覺得是一種侮辱。”

金靜珠和樸正煥越發震驚,兩百萬華夏幣還算少?

“就是,侮辱我們老大,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史子航隨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