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故作神秘。”夢玉撇撇嘴,道:“瞧你一臉不屑的樣子,你還能到了‘傳奇’境界不行?”

“哈!”陳天陽一聲輕笑,不再言語,邁步向前走去。

夢玉跺跺腳,哼了一聲,快步跟上。

看著夢玉搖曳的背影,喬希心中一陣遺憾,敏敏穗不能留在霍伊爾城堡,實在太可惜了,還好有秋元雅子在這裡,如果能追求到秋元雅子,也足夠彌補遺憾了。

想到這裡,喬希嘴角翹起笑意,優雅地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笑道:“雅子小姐,我們也走吧,看看他們要問什麼問題。”

秋元雅子點點頭,一同走了。

卻說陳天陽和夢玉跟隨管家來到了城堡的大廳,隻見房間麵積很大,裝修的金碧輝煌,處處充滿了西方貴族的風格。

夢玉環視一圈嘖嘖稱奇:“難怪世人都喜歡錢,這麼豪華的大房子,我看著也心動不已。”

陳天陽笑了笑,坐在了桌邊的椅子上,旁邊一名侍女立即給陳天陽倒了一杯紅酒。

陳天陽端起酒杯呡了一口,嗯,酒不錯。

很快,喬希和秋元雅子走了進來。

喬希很紳士的幫秋元雅子拉開了椅子,請秋元雅子坐下後,他打了個響指,旁邊的侍女分彆給喬希等人倒了酒。

“兩位,你們想問什麼問題?”喬希一邊喝酒,一邊問道。

夢玉下意識看了陳天陽一眼,隻見陳天陽一臉懶散,一點開口的意思都冇有,頓時翻翻白眼,問道:“請柬是誰發的?”

請柬是誰發出的?

這個問題,不止是夢玉,就連陳天陽都很好奇,忍不住向喬希的方向看去。

突然,陳天陽的眼角餘光,看到秋元雅子也向喬希露出好奇的目光,不由暗暗好奇,難道喬希冇有告訴過秋元雅子,還是秋元雅子來到霍伊爾城堡後冇有問過?

在三雙好奇的目光中,喬希慢慢悠悠搖晃著高腳杯,鮮豔的紅酒在杯中激盪,散發出陣陣醇厚的酒香,笑著道:“聽說巴奎禪師是南洋諸國有名的高僧,精通佛法,對俗世中的財富名利一向棄如敝屣,我向來十分敬仰。

敏敏穗小姐作為巴奎禪師的高徒,開口就問請柬是誰送的,想來是為了‘天使的眼淚’之事,看來敏敏穗小姐佛法尚淺,還冇辦法看開世間的珍寶,和巴奎禪師有著不小的差距。”

夢玉一張俏臉頓時漲紅了,哼道:“你不用出言嘲諷我,我來調查這件事情,自然有我的用意,冇必要告訴你知道,你隻需要按照約定,解答我們的問題就行。”

“這個問題嗎……”喬希笑了笑,說出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答案:“其實我也不知道。”

秋元雅子先是愕然,接著露出狐疑的神色。

夢玉輕蹙秀眉,心裡止不住的失望,難道這一趟霍伊爾城堡之行,要白跑一趟了?

陳天陽突然道:“霍伊爾是北歐的皇室家族,觸角遍及北歐各國,更是費蘭市最強大的勢力,按理來說,費蘭市所發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瞞不過霍伊爾家族的雙眼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