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一招將她擒下的人,絕對不可能是籍籍無名之輩,陳非這個名字絕對是假的!

“你應該感到慶幸,因為我有話問你,你還有利用的價值,所以你不想死的話乖乖站著彆動,不然就算你再漂亮,我也會殺了你。”

陳天陽說罷,突然轉身向喬希走去。

喬希頓時嚇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連伊莎貝爾都一招被擒,他怎麼可能擋住陳非?

一股濃濃的後悔之意在心中升起,喬希連連向後退去:“你……你不要過來……”

陳天陽抬起劍指,對準了喬希:“我說過,我不喜歡被人接二連三的欺騙,那會讓我覺得在被彆人當猴耍,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喬希雙眼猛然睜大,不等他反應過來,陳天陽指端劍氣已經迸射而出,瞬間刺穿了喬希的額頭。

“撲通”一聲,喬希的屍體倒在地上,血流如注。

是夜,有血。

夜,冷徹入骨。

雪,激盪飄飛。

絮絮叨叨的夜雪越下越大。

喬希倒在潔白的雪地上,很快,屍體上就有了不少白色的雪花。

秋元雅子暗暗搖頭,或許是霍伊爾家族的光環和黑暗世界的強大,讓喬希有了一種錯覺,連陳天陽的身份都冇搞清楚就貿然下手,現在得到這種結局也算是求仁得仁。

不過話說回來,陳天陽是世界聞名的強者,喬希死在陳天陽的劍下,也算是一種榮耀。

伊莎貝爾已經驚呆了,霍伊爾皇室家族在北歐上流社會有著非常龐大的勢力與影響力,甚至就連北歐諸國的軍方,也有不少霍伊爾家族的親信,陳非殺了喬希,他就不怕整個北歐社會對他群起攻之?

此刻,陳天陽走到了秋元雅子的身邊,伸手挑起了她比白雪還要白皙三分的下巴,笑問道:“我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看來你還是很擔心我的。”

伊莎貝爾眼見陳天陽冇注意到自己,悄然移動腳步,打算趁機離開這裡。

秋元雅子觸電般向後退了兩步,踩在雪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輕蔑冷笑道:“你彆自作多情,我來隻是想看你陳天陽如何死在這裡!”

她說的是華夏語,可偏偏伊莎貝爾能聽得懂。

陳天陽?

伊莎貝爾渾身大震,難道……難道陳非就是名震全球的華夏強者陳天陽?

對,一定是這樣,這樣才能解釋的通為什麼陳非這麼厲害,為什麼他敢殺“黑暗世界”的人以及殺霍伊爾家族的喬希!

一念及此,伊莎貝爾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站在原地也忘了要逃走。

卻說陳天陽又向前走了兩步,逼近了秋元雅子的身前。

秋元雅子頓時呼吸一滯,剛想退後,纖腰已經被陳天陽摟住,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陳天陽摟進了懷裡,紅潤的雙唇再度被占領。

秋元雅子使勁捶打了陳天陽幾下後,便伏在陳天陽懷裡默默承受起來。

風雪飄飛,有種彆樣的浪漫。

另一邊,伊莎貝爾看傻了眼,陳天陽竟然不理會她這個俘虜,轉而去和其她的女人親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