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話語中有著徹骨的殺意!

伊莎貝爾呼吸困難臉色漲紅,腦海中湧上來一個念頭,陳天陽他……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頓時,伊莎貝爾眼眸中閃過濃濃的恐懼之色。

眼看著伊莎貝爾呼吸越來越困難,陳天陽才鬆開手,道:“希望你能有所覺悟。”

伊莎貝爾咳嗽了幾聲,痛苦之下,眼角都有了淚花,好不容易纔緩過來,盯著陳天陽,眼中閃過仇恨之色以及一絲絲的畏懼,問道:“你想知道什麼?”

秋元雅子把這一些都看在眼裡,心裡暗暗慶幸,陳天陽頂多是親吻自己占自己的便宜,相比起伊莎貝爾來說,他對自己好像還不錯。

陳天陽瞥了眼伊莎貝爾,就算身處絕境臉色痛苦,這個女人依然完美的彷彿雪中精靈。

陳天陽敢打包票,這個女人絕對是他所見過的西方女人中最漂亮的一個。

他搖搖頭,甩掉心中的綺念,開口問道:“第一個問題,你在‘黑暗世界’中的地位如何?”

伊莎貝爾地位的高低,決定了她能夠接觸到的資訊有多機密,所以這個問題至關重要。

秋元雅子也好奇的豎起了耳朵,邁步向陳天陽的方向走去,對於神秘莫測卻又實力強大的“黑暗世界”,她也想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伊莎貝爾深吸一口氣,昂首挺胸,傲然說道:“中層人員。”

以她才二十多歲的年紀,能夠修煉到“半步傳奇”的境界,並且晉升成為“黑暗世界”的中層管理人員,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雖然不排除有她背後家族的鼎力支援,但更重要的還是她本身的努力,所以伊莎貝爾十分自豪!

豈料,陳天陽卻是失望地搖搖頭:“才中層人員?職位有點低了,想來很難接觸到最核心的機密情報。”

伊莎貝爾不爽地哼了一聲,你知道個屁?老孃後麵的家族可是“黑暗世界”的龐然大物,什麼機密情報能瞞過老孃?

當然,不爽歸不爽,既然陳天陽認為她職位不高,她也樂得陳天陽誤會,免得陳天陽問一些真正機密的情報,讓她陷入兩難的境地。

突然,陳天陽話鋒一轉,玩味地笑道:“你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強橫的實力,而且氣質高貴,我想你身份一定不簡單,說不定是‘黑暗世界’某位大佬的女兒或是親戚。

你雖然自稱是中層人士,但我想你在‘黑暗世界’的地位一定很特殊,能接觸到一些很機密的訊息纔對。”

伊莎貝爾狠狠瞪了陳天陽一眼,這個陳天陽是一條狐狸嗎,怎麼這麼聰明?

“閒話少說,第二個問題,以‘天使的眼淚’的名義,廣邀天下強者前來北歐費蘭市的神秘組織,是不是你們‘黑暗世界’?”

陳天陽直接問到了最核心的問題。

秋元雅子已經走了過來,站在一旁好奇地看著伊莎貝爾。

她基本上連想都不用想,廣邀天下強者來費蘭市這件事情的背後,絕對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甚至巨大到能對全球武道界都產生巨大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