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對“天使的眼淚”冇什麼興趣,一心隻為殺陳天陽纔來費蘭市的秋元雅子來說,她對背後的陰謀家同樣很好奇。

“不是!”伊莎貝爾立即搖頭否認:“請柬不是‘黑暗世界’發出的,這件事情跟我們沒關係。”

“當真?”陳天陽狐疑地道。

“我冇騙你。”伊莎貝爾冷著臉道:“如果請柬真是‘黑暗世界’發出的,那我們肯定時時刻刻關注你的一舉一動,冇理由注意不到你來了費蘭市,我也不會因此栽在你的手裡。”

陳天陽暗暗點頭,伊莎貝爾說的倒是合情合理,如果真不是“黑暗世界”所做,那請柬又是誰發出的?

似乎是看出了陳天陽的疑惑,伊莎貝爾冷笑一聲:“縱觀整個西方,有能力廣邀天下強者的,除了我們‘黑暗世界’之外,就隻剩下教廷了,所以教廷纔是幕後黑手。”

“教廷?”陳天陽笑著道:“那你說說看,如果教廷真是幕後黑手,那教廷的目的是什麼?”

“我聽說教廷屢次派出強者去華夏殺你,非但冇有成功,反而損傷慘重,這次教廷約你前來,說不定就是把你引到西方,好趁機殺了你。”伊莎貝爾神色平淡,看不出來這是她的真實想法,還是在故意禍水東流,讓陳天陽對付教廷,好讓“黑暗世界”坐收漁翁之利。

陳天陽玩味而笑,伸手輕柔撫摸著伊莎貝爾潔白細膩的脖頸,笑著道:“我和教廷的確有仇,但我不相信教廷為了殺我一個人,就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在我麵前,最好不要耍什麼小心思。”

伊莎貝爾隻覺得陳天陽的手很輕柔,脖子癢癢的,並不難受,但是她一顆心卻揪了起來。

她很清楚,隻要陳天陽微微用力,她的脖子就會被掐斷。

她哪裡還敢有所隱瞞?立即緊張地道:“我承認耍了點小心思,想要讓你跟教廷為敵,這是我的不對。

但這件事情的背後,的確是教廷在謀劃一切,我覺得教廷除了要殺你之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趁機對付我們‘黑暗世界’。”

“既然你這麼信誓旦旦,想來‘天使的眼淚’也不在你們‘黑暗世界’的手中?”

“當然,‘天使的眼淚’是教廷至寶,怎麼可能在我們手裡?如果你真想要‘天使的眼淚’,那就去找教廷討要,隻要你有這個本事就行。”

突然,秋元雅子開口笑道:“開口閉口就是教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教廷的人呢。”

伊莎貝爾俏臉一沉,她當然聽得出來秋元雅子的嘲諷,冷笑反擊道:“你是秋元雅子對吧,我聽說武藏萬裡死在了陳天陽的劍下,你作為他的徒弟,不為劍聖報仇,卻跟陳天陽親熱接吻,嘖嘖,劍聖地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氣的活過來。”

秋元雅子臉色頓時煞白,惱羞成怒之下,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聲,給了伊莎貝爾一個耳光。

頓時,伊莎貝爾白皙完美的臉頰出現五道紅色指印,嘴角也流出了一絲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