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貝爾並冇有說話,而是冷冷地注視著秋元雅子,眼眸中閃著刻骨的仇恨。

“你走吧。”

突然,陳天陽開口,原先撫摸在伊莎貝爾脖頸的手也收了回來。

伊莎貝爾驚訝地道:“你……你要放我走?”

陳天陽淡淡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和你們‘黑暗世界’一樣,都是教廷的眼中釘,這是我們合作的契機。

而且相比起來,我陳天陽可以遠走華夏,你們‘黑暗世界’卻和教廷近在咫尺,對你們來說教廷的威脅更加急迫。

我等著你們‘黑暗世界’中有話語權的人來主動找我,跟我共論北歐局勢,以及你們‘黑暗世界’未來百年命運。”

共論北歐局勢?

秋元雅子不得不承認,陳天陽還是一如既往的霸氣。

伊莎貝爾驚訝地看了陳天陽一眼,接著轉身而去,消失在風雪中。

“你就這麼放她走?”

看著伊莎貝爾的背影,秋元雅子很驚訝,陳天陽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難道是周圍的大雪,把陳天陽腦子給凍壞了?

“放她走?”陳天陽玩味地笑道:“難道你冇聽過一句話,叫做‘欲擒故縱’嗎?

她可能在‘黑暗世界’的地位很特殊,但終究到底,她也僅僅是一個隻有‘半步傳奇’境界的年輕女人而已,殺了她對我有害無益,而放了她,卻有很多好處。”

“所以你放走她,是為了體現你的誠意,讓‘黑暗世界’的人主動去找你?”秋元雅子冇好氣地道,陳天陽還真是一個小狐狸,連伊莎貝爾那麼漂亮的女人,都被陳天陽給算計的死死的。

“‘黑暗世界’的人主動來找我,和我前往‘黑暗世界’尋求合作,這可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陳天陽攤了攤手,理所當然地道:“除了你之外,我在北歐舉目無親,隻能小心行事,步步為營。”

什麼叫除了我之外,我跟你可是仇人好不好?

秋元雅子俏臉紅了一下,心裡卻是砰砰直跳,冷哼道:“少拿話來套近乎,我跟你的關係可冇那麼近,有機會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你。”

陳天陽嘴角翹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打算?當然是接著看你在北歐如何被人圍毆,如何被人殺死。”

秋元雅子頓了頓,接著冷笑道:“如果說教堂是一隻吃人的猛虎,那‘黑暗世界’就是一隻凶殘的餓狼,你想跟‘黑暗世界’合作一起對付教廷,小心機關算儘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陳天陽踩著厚厚的雪地,向秋元雅子走去,眼神明亮,似乎完全看穿了秋元雅子,笑道:“你前半句還說想看我怎麼被殺死,後半句就提醒我小心‘黑暗世界’。

嘖嘖,你到底是想我死呢,還是在關心我?”

秋元雅子臉色大變,彷彿被陳天陽擊中了要害,霎時間心亂如麻,難道自己真的在關心陳天陽?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恩師死在陳天陽的手上,自己應該恨不得殺了陳天陽纔對,絕對不可能關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