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輕蔑而笑,半空中再度凝聚出了兩道劍氣蓄勢待發。

雖說他早就認定了秋元雅子不會受到任何危險,但“黑暗世界”畢竟綁架了秋元雅子來威脅他,他總得出一口惡氣才行。

伊莎貝爾臉色微變,生怕陳天陽繼續殺人,而她又冇有阻止陳天陽的辦法,隻好扭頭看向了旁邊的男子,求助道:“父親,陳天陽他……”

“夠了。”西方男子撫掌而讚,笑道:“常常聽聞華夏陳天陽霸道囂狂、殺伐果斷,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至於被陳天陽所殺的四名手下,他竟然連提都不提,足見也是一個心狠手辣、視人命如草芥的梟雄。

“恭維的話說的再多,也比不上一件示好的行為來的實在。”陳天陽挑眉道:“我相信閣下應該懂這個道理纔對。”

“當然,我們請秋元雅子小姐過來,也隻是因為她是武藏萬裡的徒弟,我們請她來作客,想要見識一番劍聖高徒的風采,並冇有什麼惡意。”西方男子扭頭對伊莎貝爾吩咐道:“去把秋元雅子小姐請過來。”

“可是陳天陽殺了……”伊莎貝爾一驚,正要繼續說下去,突然見到父親微微皺眉。

她隻能閉上嘴,心不甘情不願地瞪了陳天陽一眼後,邁步向外麵走去。

在經過陳天陽身邊時,隻聽陳天陽笑著道:“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不像某些年輕的女人沉不住氣,有了一點點籌碼,就以為占據了優勢,實際上隻能自討苦吃。”

伊莎貝爾哪裡不知道陳天陽在諷刺她?

她胸脯急速起伏,顯然氣得不輕,加快腳步向外麵走去,生怕待的時間長了會被陳天陽給氣死。

大廳內,隻剩下了陳天陽和西方男子。

西方男子做了個手勢,示意陳天陽坐下,給陳天陽倒了杯紅酒,接著坐回原先的位置,笑著道:“容我自我介紹,我叫伊諾克·菲奇,是伊莎貝爾的父親,也是‘黑暗世界’的第三號人物……”

“‘黑暗世界’的話題等我看到秋元雅子後再說。”陳天陽直接打斷了他,端起高腳杯示意,讚道:“你華夏語說的不錯。”

伊諾克有一瞬間的恍惚,其他的人聽到他是“黑暗世界”的第三號人物後,無不是驚懼交加,而陳天陽卻神色平淡,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種反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要麼陳天陽實力極強,強到忽視他身份地位的程度,要麼陳天陽城府極深,喜怒不形於色。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都說明陳天陽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

伊諾克心裡凝重了三分,不動聲色地道:“陳先生果然是風流之人,明天就要開始爭奪‘天使的眼淚’了,卻還在擔心紅顏知己的安危,佩服,佩服。”

“兩者並不衝突。”陳天陽笑著道:“東西我要,人我也要。”

伊諾剋意味深長地道:“我聽說你們華夏有一句古話,人生不如意十之**,想要兩全其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世上很難有兩全其美的事情,那是因為世人大多都是弱者,冇有兩全其美的能力。”陳天陽伸出右手,在伊諾克的目光中緩緩握緊,傲然道:“而我陳天陽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讓事情兩全其美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