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氣!”伊諾克放下酒杯,笑著道:“陳先生的實力的確強大,如果是在華夏,我也相信你能夠做到兩全其美。

可惜這裡是西方,是北歐,教廷的實力纔是最強大的,你想要兩全其美,得先經過教廷的同意才行。”

陳天陽哪裡不知道伊諾克故意把話題引到了教廷上?

他故意不接話茬,笑著道:“這個話題待會再說,倒是秋元雅子,怎麼現在還不來?”

伊諾克微微皺眉,陳天陽還真是油鹽不進。

同一時刻,彆墅的外麵,一名老僧和一位妙齡女子踏著風雪而來。

正是夢玉,以及她的師父巴奎禪師。

一名守在門口的壯漢及時迎了上去擋住了兩人,沉聲道:“這裡是私人場所,不歡迎外人。”

夢玉立即道:“我恩師是南洋諸國德高望重的巴奎禪師,現在有重要的事情,來拜會彆墅的主人。”

昨晚她去馬爾茨家族調查的時候小有收穫,得知這棟彆墅的神秘主人,可能會知道“天使的眼淚”的詳細訊息,今天便和師父一起來了。

大漢看了眼旁邊的和尚,眼中閃過驚訝之色,態度恭敬了許多,說了聲稍等後匆匆去大廳通報,很快又回來了,歉意地道:“禪師來的不巧,我家主上正在接待一位很重要的貴客,現在誰都不見,還請禪師下次再來。”

“是誰?”夢玉眨著眼睛好奇問道,到底誰那麼重要,能讓彆墅的主人把她師父拒之門外?

大漢搖搖頭:“這是秘密,不能告訴兩位。”

夢玉和巴奎禪師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突然,夢玉身軀一震,看到秋元雅子出現在庭院裡,跟在一名相貌絕美的女人身後,一同走進了大廳。

“她怎麼在這裡?”夢玉神色驚訝:“她不是在霍伊爾城堡嗎?難道所謂的貴客就是喬希?”

“你認識她?”巴奎禪師看到夢玉驚訝的神色,不由得向庭院看去,可惜剛看到秋元雅子的背影,秋元雅子就已經走了進去。

夢玉點頭道:“她是秋元雅子,東瀛劍聖武藏萬裡的高徒。”

“原來是她。”巴奎禪師恍然大悟:“武藏萬裡和陳天陽雪山之巔驚世決戰,死在了陳天陽的劍下,一代強者就此隕落,倒是可惜了。”

“秋元雅子這兩天一直在霍伊爾家族作客,可能神秘貴客就是喬希。”夢玉猜測道:“師父,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等在這裡?”

巴奎禪師微微沉吟,點頭說道:“現在也冇有其他線索,不妨在這裡等一等。”

門口的大漢雖說是“黑暗世界”的人,但麵對巴奎禪師這種名震天下的強者,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立即說道:“今天風雪很大,禪師不如進庭院裡坐著等。”

“也好,有勞了。”巴奎禪師和夢玉一道走進了彆墅庭院的一處亭子裡,正好能夠遮蔽風雪。

大漢又奉上一壺熱氣騰騰的咖啡後便告辭了。

雖說大漢的態度很恭敬,可夢玉心裡依舊一陣不爽。

以往在南洋諸國的時候,就算是皇室成員見到她師父也是畢恭畢敬的,哪裡像現在一樣,主動過來拜訪,見不到彆墅主人麵不說,還得坐在庭院裡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