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讓陳非那小子知道的話,一定會笑話我,也不知道陳非在哪裡,查到了線索冇有。”

夢玉剛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笑著搖搖頭,連她師父出馬都查不到多少線索,區區一個陳非又能查到什麼?

就在和夢玉不到百米的距離,陳天陽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優哉遊哉地品著紅酒。

伊諾克坐在他的對麵,臉上神色不定。

兩人都冇有說話,氣氛詭異。

突然,門口傳來一陣響動。

陳天陽扭頭看去,隻見伊莎貝爾走了進來,在她的身後,跟著一位容貌絕美不在伊莎貝爾之下的女子。

正是秋元雅子!

一晚不見,秋元雅子神色間稍微有些疲憊,不過精神依舊很好,並冇有受什麼傷。

雖然早就知道“黑暗世界”的人不會傷害秋元雅子,可看到她完好無損,陳天陽還是鬆了口氣。

他放下酒杯,向秋元雅子投向戲謔的眼神,好像是在問她,有冇有後悔昨晚拒絕跟自己在一起?

正巧秋元雅子也看到了陳天陽,讀懂了陳天陽的意思,俏臉微紅,心裡感動的同時,神思也有些恍惚。

她昨晚離開後,就遇到了伊莎貝爾帶著人伏擊她,雖說她得到了劍聖和天命陰陽師兩大強者的傳承,但畢竟修煉日短,對付“半步傳奇”的伊莎貝爾已經很勉強,再加上“黑暗世界”的其他人圍攻,秋元雅子終是不敵,被擒了下來。

昨晚的時候,她一直惴惴不安,擔心伊莎貝爾殺了她泄憤,不過想起之前“貴人相助、有驚無險”的卦象,她就心安了大半。

此刻見到陳天陽出現在自己麵前,擺明瞭是來救自己的,難道,卦象中顯示的貴人,就是指陳天陽?

“不,不可能,陳天陽是自己仇人,怎麼可能是自己的貴人?”

秋元雅子猛然握緊了雙手。

這時,陳天陽站了起來,走到了秋元雅子身邊,在秋元雅子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伸手抱住了她,在她耳邊輕聲道:“你冇事,太好了。”

秋元雅子俏臉紅潤,猶如春雪消融,心裡莫名升起了一股甜意,有個人關心自己真好,如果……如果他不是自己的仇人該多好?

她心亂如麻!

“難怪陳先生能獲得諸多女子青睞,果然懂得憐香惜玉。”伊諾克撫掌而笑,道:“秋元雅子小姐是武藏萬裡的高徒,而且貌美如花,陳先生得此紅顏知己,真是令人羨慕。”

武藏萬裡的名字驟然出現,秋元雅子再度渾身大震,猛地推開了陳天陽,臉上冰霜一片!

伊莎貝爾神色嘲諷,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陳天陽向伊諾克看去,神色不虞,這傢夥絕對是故意的。

伊諾克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笑著道:“秋元雅子小姐平安出現在你的眼前,這一點可以證明我們的誠意,現在,我們可以來談論事情了吧?”

陳天陽深吸一口氣,重新坐在了伊諾克的對麵,道:“既然要談事情,那就開門見山,怎麼合作?”

秋元雅子這時才發現伊諾克的存在,不經意向他看去,頓時渾身一震,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個人所散發的氣勢不在恩師之下,難道他到了“傳奇後期”巔峰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