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定了雨辰跟你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知道你和雨辰關係不一般,但雨辰的父母絕對不會允許你跟雨辰在一起。

所以,希望你能夠有自知之明,主動遠離雨辰,無論對你還是對雨辰,都是一件好事。”

“這就是原因?”陳天陽挑眉問道。

“不錯,這就是原因。”

“我拒絕。”陳天陽擲地有聲!

厲宗主輕蹙秀眉,神色凝重地道:“你可知道,跟雨辰背後的家族比起來,你渺小如螻蟻,他們隻要伸出一根小小的手指,就能輕易碾壓你。

甚至,就連你手中的金牌,都出自那個家族之手,不然的話,那塊金牌又怎能有那麼大的效力?

所以你的堅持,隻會害了你自己,我勸你不要不識抬舉。”

夏爾瑪震撼不已,澹台雨辰身後的家族,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

“可惜,我陳天陽不但不識抬舉,而且一向受不得彆人的威脅。”

陳天陽緩緩站了起來,神色睥睨,氣勢淩人:“你的條件我不會答應,此次聖地之行,我就會一會雨辰背後的家族,看看他們有什麼本事,能讓我離開雨辰,告辭!”

說罷,不等厲宗主開口說話,陳天陽已經豁然轉身,向著外麵走去。

夏爾瑪連忙站跟了上去。

厲宗主下意識就要站起來攔住陳天陽,剛邁出兩步就站在了原地,看著陳天陽的背影,恨恨地跺了跺腳。

緊接著,她眼角餘光就看到桌子上放著一塊金牌,顯然是陳天陽故意留下的,不打算承那個家族的情。

“不識好歹,冇有了金牌的護身,就憑你‘半步先天’的實力,到了聖地還不是死路一條?”

厲宗主心裡一陣惱火!

大廳外,古布塔一直躲在外麵偷聽陳天陽和厲宗主的講話。

他親眼見證了陳天陽和穀儀彬等人的戰鬥,心中充滿了震撼與費解,華夏的武道界水平,竟然遠遠強過天竺,這怎麼可能?

古布塔之前就想趁亂逃走,但是澹台雨辰一直守在廣場上,他根本冇有機會,隻能祈禱陳天陽死在穀儀彬手上,澹台雨辰再被對方抓到聖地,那他就能趁機逃走。

誰能想到,陳天陽竟然短短的時間就突破到了“半步先天”,他越發震撼的同時,自然更加冇有逃走的機會。

突然,陳天陽從大廳走了出來,不等古布塔說話,隨手就給古布塔下了禁製,高聲道:“這個偷偷摸摸的天竺人,就交給你們五蘊宗處理了。”

說完後,他就和夏爾瑪離開了。

古布塔一臉的苦瓜瓜。

厲宗主哼了一聲冇有說話,等看不到陳天陽的身影後,她才無奈的搖搖頭。

“陳天陽很快就要去華夏聖地,短時間內冇辦法再與雨辰見麵。

相比起來,倒是雨辰的安危更值得擔憂,萬一明家真的改進了‘自行符’,可以讓‘先天’之上的強者自由出入結界,那以五蘊宗的實力,根本保護不了雨辰。

這次柳清風重回聖地,如果不出意外,那個家族會派人將雨辰接到聖地裡麵,如此一來,不能排除陳天陽在聖地見到雨辰的可能性。

不過這樣也好,就讓陳天陽親眼見識一下那個家族的強大,讓他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如此才能徹底死心!”

厲宗主深吸一口氣,走出大廳,吩咐五蘊宗的弟子看守古布塔後,便向著後院走去了。

卻說陳天陽和夏爾瑪兩人離開五蘊宗,並肩走在山路上。

“五蘊宗真的太過分了。”夏爾瑪幸災樂禍地道:“你幫了五蘊宗那麼大的忙,還相助厲宗主突破到了‘先天’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