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勁風撲麵,激盪得陳天陽衣衫獵獵作響。

陳天陽神色淡然,站在原地不閃不避,儘顯他的輕蔑與不屑。

而陳天陽也的確有輕蔑的資本,區區一位“傳奇初期”的武者,根本冇辦法對他產生威脅。

神秘人被陳天陽輕蔑的態度所激,眼中閃過惱怒之色,手上力道再加兩分,由原先的七成力道變成了九成力道,強橫的拳勁衝擊得旁邊的圍牆搖搖欲墜。

當然,這是神秘人刻意控製力道的結果,不然的話,單憑她“傳奇初期”境界的五成力道,就足以將圍牆給震坍塌了。

就在神秘人的拳頭快要打到陳天陽身上的時候,突然,陳天陽動了。

隻見他左手隨意前伸,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快若閃電,瞬間抓住了對方的拳頭,入手隻覺纖細無骨,明顯是個女人的手。

驚訝的同時,陳天陽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神秘人眼神驚訝,冇想到自己接近全力的一拳,竟然會被陳天陽如此輕易化解。

“放手!”她壓低聲音輕喝,立即施展全力,體內真元湧向拳頭,想要將陳天陽的手給震開,卻駭然發現陳天陽的手猶如鐵箍一樣,竟紋絲不動!

“原來你是女人。”陳天陽玩味的聲音響了起來。

“給我放手!”神秘人再度哼了一聲,飛起一記鞭腿,直攻陳天陽的下三路。

一旦踢中了,陳天陽怕是會直接斷子絕孫!

陳天陽抓著神秘人的右手不放,側身輕鬆閃躲的同時,另一隻手閃電而出,輕鬆摘下了神秘人蒙在臉上的黑布,頓時露出一張絕美的容顏,猶如百花突然盛放,令人為之沉醉。

就算是已經見慣了絕色美女的陳天陽,眼中也不由得閃過驚豔之色,笑著道:“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神秘人聽到陳天陽的話,以及看到半空中緩緩飄落的黑布,就知道自己的容貌被陳天陽看到了,俏臉微變,眼中閃過一抹殺意,左手並指如刀斬向陳天陽的脖頸,在半空中激盪出銳利的刀罡,寒聲道:“你不是同樣來偷藥草,有什麼資格來說我?”

察覺到對方下了殺招,陳天陽搖頭的同時,閃電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運轉“無極拳”化消著對方手上的內勁。

神秘女子花容失色,隻覺得體內真元剛運轉到手上便消失無蹤,根本冇辦法掙脫對方的控製,心中為之駭然,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上,驚駭問道:“你到底是誰?”

“錯了。”陳天陽搖頭而笑:“你困於我手,應該是我來問你纔對,你叫什麼名字?”

神秘女子微微猶豫:“如果我告訴你,你會放我走嗎?”

“我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剛纔雖想殺我,但畢竟幫我過一次,我不會為難你,隻要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放過你,不過我身上的藥草你是彆想得到了。”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好像一開始你就打算給我藥草似的。”神秘女子狐疑得打量著陳天陽,似乎是在思考陳天陽的話到底是幾分可信度:“你先把我放開再說。”

她現在兩隻手都被陳天陽抓著,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以為兩人是熱戀中的情侶。

尤其是兩人貼的很近,她身上的幽幽香氣時不時的傳到陳天陽的鼻端,令陳天陽心中一蕩。

陳天陽嘴角翹起笑意,也不爭辯,大大方方的放開了神秘女子的手。

神秘女子甫得自由,立即向後退了好幾步,拉開了和陳天陽的距離,心中暗暗驚駭,這小賊如此年輕,就有這麼強大的修為,難道他是某個強大宗門的真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