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眾人紛紛震驚!

林風拂過,捲起地上的落葉,攜帶者一絲絲血腥味,在林間逐漸瀰漫。

所有人都為之震驚。

原先位於陳天陽的身後,防止陳天陽逃跑的季晉華,震驚地立於原地,都忘了向陳天陽發動攻擊,或者更準確地說,他被陳天陽的驚天一劍給驚住了,不敢貿然向陳天陽發動攻擊。

俞雪真還未來得及做出救援陳天陽的動作,就已經愕然的停在了原地,睜大震驚的雙眸遠遠地打量著陳天陽,顯然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遠遠超過了這位“雪仙子”的想象。

“陳天陽他……竟然……這麼厲害?”

符飛菲震驚地說道:“連‘先天後期’境界的強者,都被陳天陽一劍秒殺,他的實力竟如此恐怖,難道他已經到了凝……凝神境界?”

除了“凝神境界”之外,符飛菲已經想不到其他更加合理的可能性。

鐘雨心和符沛同樣震驚。

不同的是,鐘雨心震驚之餘鬆了口氣,接著便是濃濃的驚喜,美麗的雙眸中異彩漣漣。

符沛則是又驚又懼,陳天陽的恐怖遠遠超過他的想象,而他先前還時不時的挑釁陳天陽,萬一真把陳天陽給惹怒了,陳天陽手起刀……不對,是手起劍落,那他豈不是要步了屈興寧的後塵?

想到可怕的後果,符沛臉色蒼白,非常難看。

俞雪真並冇有說話,遠遠打量著陳天陽,眉宇間滿是狐疑之色。

“吳師兄,陳天陽他……好厲害……”潘丹鳳神色驚恐,用顫抖的聲音道:“我突然覺得,我們跟陳天陽搶奪丹方,是不是一件錯……錯誤的事情?”

她的師兄站在旁邊,並冇有回答潘丹鳳的話,而是瞪大雙眼看著陳天陽,神色間充滿了驚恐,顯然被陳天陽剛剛的表現嚇到了,甚至都冇有聽到潘丹鳳剛剛說的話。

同樣震驚的還有阮洪霄和蘇家墨二人。

他們原本以為手持“玄武子母劍”的屈興寧,能夠輕易斬殺陳天陽,誰能想到,屈興寧反而被陳天陽一劍秒殺,甚至就連他手中的“玄武子母劍”都被劈成了兩半。

眼前一幕如此震撼,以至於阮洪霄和蘇家墨神色驚恐難以言喻,內心更是升起一股後悔之意。

眾目睽睽下,陳天陽徑直無視了腳邊屈興寧的屍體,向阮洪霄和蘇家墨的方向輕瞥一眼,一聲輕笑,儘顯輕蔑。

阮洪霄和蘇家墨臉色一變,雖然惱火,但更多的卻是驚恐。

陳天陽輕蔑一笑,轉過身,看向不遠處的季晉華:“接下來,就輪到你成為劍下亡魂了。”

季晉華臉色微變,猛然握緊了雙拳,怒哼道:“好囂張的少年,你的實力的確超過我的想象。

但平心而論,我要是剛剛趁機出手,你絕對冇辦法如此輕易擊殺屈興寧。”

“我是個實事求是的人,所以我不會否認你的話。”陳天陽搖頭而笑,緩緩抬起龍淵劍指向了季晉華:“雖然你們二人聯手,我也有信心擊敗你們,但我還是要說一句,你們今天之所以會一敗塗地,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你們的輕敵,給了我機會。”

季晉華臉色一變,心裡升起一股悔意。

“現在輪到你了,等殺了你之後,我再去對付阮洪霄和蘇家墨不遲。”陳天陽眼中厲芒一閃,突然仗劍向季晉華衝去。

一股玄奧磅礴的劍意,瀰漫於整個樹林之中,激盪起林中落葉漫天飛舞。

阮洪霄和蘇家墨臉色難看的要命,如果連季晉華也死在陳天陽的劍下,那他們兩個人,豈不是要命喪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