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玄通竅’和‘靈根竅’都隻能增強修煉的速度,為打通後麵的竅穴做準備而已。

想要真正修成劍仙開發神通,還是得儘早打通剩下的竅穴纔可以,不然的話,以目前的實力,想要真正踏滅明家,隻是自尋死路。”

陳天陽深吸一口氣,重新閉上雙眼運轉真氣,打算鞏固一下境界,畢竟連升三級,極易出現境界不穩的情況。

第二日,符家客廳中,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符家主,老夫今日此來,是為了打聽陳天陽的下落。”齊遠誌坐在客座,笑嗬嗬地道:“外麵盛傳陳天陽和符家關係密切,不知道是真是假?”

符元飛微微皺眉,不知道齊遠誌打聽陳天陽做什麼?

不過齊遠誌身為“凝神強者”,實力高深,符元飛輕易也不想得罪這麼一位大高手,而且阮家和蘇家已經聯手要殺陳天陽,如果符家承認和陳天陽有關係的話,隻會徒惹麻煩上身。

“齊老來符家那可是來錯了,符家跟陳天陽冇多少關係,相反,陳天陽還偷摘了符家很多藥草,符家也想找陳天陽的麻煩,無奈不知道陳天陽如今身在何處。”符元飛笑嗬嗬地說罷,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水。

突然,一名下人急急忙忙跑了進來,驚慌地道:“家主,陳天陽他……來了……”

“噗”的一聲,符元飛嘴裡的茶全給噴了出來,驚訝地道:“陳天陽來了?”

他心裡一陣無語,剛在齊遠誌麵前說跟陳天陽沒關係,現在陳天陽就來了符家,這不是故意跟符家找麻煩嗎?

齊遠誌神色大喜,心裡逐漸升起一股殺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符家主,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齊誌遠笑眯眯地道。

符元飛哼了一聲,接著向下人問道:“陳天陽來這裡做什麼?”

“屬下也不知道,不過,陳天陽在院子裡見到了小姐,然後小姐就把陳天陽帶走了,好像是去了小姐的院子。”下人急急忙忙地說道。

“陳天陽偷摘了符家那麼多藥草,還敢主動上門,哼,正好找他算賬。”符元飛沉著臉,又看向了齊誌遠,道:“齊老一起來?”

齊誌遠哪裡會反對?當即笑道:“如此最好,我對陳天陽很感興趣,正要見識一下他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

“既然如此,齊老請吧。”符元飛麵無表情地點點頭,當先邁步向符飛菲所住的庭院走去。

齊誌遠快步跟了上來。

實際上,符元飛此刻心裡極其複雜,現在蘇家和阮家的人像瘋了一樣找陳天陽,眼線早就佈滿了整個源江鎮。

現在陳天陽前來符家,絕對瞞不過阮家和蘇家的耳目,說不定現在阮家和蘇家正在帶人趕過來。

“要是讓阮文昊與蘇浩歌這兩個傢夥認定陳天陽和符家關係密切的話,無疑會給符家帶給不小的麻煩,菲菲真是胡鬨!

不過,倒是聽說陳天陽拍到了‘迴天丹’,如果陳天陽冇有服下‘迴天丹’且‘迴天丹’讓阮家或者蘇家得到的話,怕是會對符家更為不利。

相反,如果符家得到‘迴天丹’,就能徹底鞏固源江鎮第一大家族的地位!”

符元飛一邊向前走,一邊緊皺眉頭,思索著接下來種種可能發生的情況。

卻說陳天陽跟著符飛菲來到了一處幽靜的庭院,四周無人,唯有幾株修竹隨風搖曳。

“這裡是我住的‘鳳凰苑’,一般冇什麼人打擾,我已經派人去通知了雨心和俞前輩,她們很快就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