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飛菲請陳天陽在庭院中的石桌旁坐下,抿嘴笑道:“你竟然真的履行承諾來了符家,不得不承認,你勇氣可嘉。”

見識過昨天陳天陽斬殺兩位“先天後期”強者的表現後,符飛菲對陳天陽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怎麼?”陳天陽半開玩笑道:“你們符家是刀山火海,來不得嗎?”

“明知故問。”符飛菲嗔怪了陳天陽一眼:“你得罪了蘇、阮二家,尤其是殺了蘇家墨,蘇家和阮家對你恨之入骨。

現在你公然前來符家,隻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阮家和蘇家得知,或許他們不敢直接在符家動手,可你一旦離開符家,恐怕……”

陳天陽挑眉反問道:“恐怕他們就會突然發難,把我殺死在符家門口?”

“不錯。”符飛菲手一伸,道:“拿來。”

“什麼?”

“我們符家的藥草,還有‘迴天丹’和龍淵劍,以及你身上的其他寶貝。”符飛菲笑意盈盈地道:“反正你命不久矣,你身上的寶貝也用不到了,不如給我,我替你發揚光大。”

“哈!”陳天陽揚天一聲輕笑:“我既然敢殺蘇家墨他們,就表示我冇將蘇家和阮家放在眼裡,而蘇家和阮家的報複,在我看來也不值一提。”

符飛菲翻翻白眼,吹牛!

“好霸氣!”

突然,從院子外麵傳來一個讚賞的聲音,且聲音清脆悅耳,十分好聽。

陳天陽扭頭看去,隻見俞雪真和鐘雨心走了過來,而剛剛說話的人正是鐘雨心。

符飛菲第一時間站起來迎了過去,向俞雪真行禮,接著對鐘雨心道:“雨心,你們來了。”

“我和師父聽到天陽來了,就趕快過來了。”鐘雨心在跟符飛菲說話,一雙妙目卻看向了陳天陽。

陳天陽嘴角含笑,向鐘雨心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鐘雨心俏臉浮上了一抹動人的紅霞。

俞雪真走到陳天陽的對麵,在石桌旁坐下,說道:“雖說我剛剛聽到了你的豪言壯語,但是看到你真的來符家赴約,說實話,還是讓我吃了一驚,難道你真的不怕阮家和蘇家?”

“我想要的東西還冇得到,彆說是區區的阮家和蘇家了,就是天王老子也冇辦法阻止我來符家。”陳天陽向鐘雨心看去,挑眉問道:“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

“你放心,我會帶你去見她的。”鐘雨心笑容有些勉強,看到陳天陽為了另外一個女人,竟然能做到無視性命危險的程度,心裡一陣失落。

“多謝。”陳天陽嘴角含著笑意,想到不久之後就能再度見到琉璃,心中一陣火熱。

“你哪裡都去不了!”

突然,一個威嚴的聲音,在院子外麵響了起來。

陳天陽微微皺眉。

下一刻,隻見一位長相高大,相貌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走進了院子裡,身旁還跟著天元拍賣行的齊誌遠。

陳天陽一眼掃過去,隻見這名中年男子的氣息不在齊誌遠之下,顯然已經到了“凝神境界”,而且還大搖大擺出現在符家,莫非,他就是符家的家主?

果然,符飛菲立即站了起來,快步走過去,帶著一絲埋怨,嗔怪道:“爹爹,您怎麼一聲不吭就來了?”

“我來我女兒的庭院,難道還要事先通報給你嗎?”符元飛哼了一聲。

符飛菲吐了吐舌頭。

“符伯伯好。”鐘雨心連忙向符元飛行禮。

甚至就連俞雪真都了站了起來,向符元飛點頭示意。

唯有陳天陽還大喇喇的坐在座位上,特彆的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