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及此,她惡狠狠地盯著陳天陽,恨不得把陳天陽給咬死!

“對了。”

突然,陳天陽腳步一頓,突然回頭向謝纖看去。

謝纖心裡一跳,難道陳天陽察覺到了自己的敵意?

她連忙擠出一絲笑容:“還有……還有什麼事情嗎?”

“程天路死在我劍下的訊息,我希望你們萬幽門能第一時間廣傳天下,我相信這對你們萬幽門來說很簡單,當然,我和溫星洲合作的事情要保密。”陳天陽繼續道:“就當做是萬幽門這段時間對我跟蹤監視的補償,冇問題吧?”

謝纖心裡又腹誹了一句,陳天陽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把他自己當成萬幽門的主子了不成?

不爽歸不爽,但現在情勢比人強,她也隻能回答道:“冇問題。”

“很好。”陳天陽打了個響指,轉身帶著潘丹鳳走了。

等到陳天陽和潘丹鳳徹底離開寺院後,謝纖壓抑在心的悶氣,才徹底釋放出來。

“可惡、可惡、可惡!”謝纖一跺腳,惱怒地道:“可惡的陳天陽,竟然讓本姑娘丟了這麼大一個人,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莫及!

你不是讓我把程天路死在你手上的訊息傳遍天下,還不讓彆人知道你和溫星洲合作嗎,我就偏偏不讓你如願,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和溫星洲聯手害死程天路的訊息,借明家之手去滅了溫家,哼,到時候看你會不會後悔莫及!”

說罷,她猛地轉身就要離開,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腳步頓止。

“如果傳播出去陳天陽和溫星洲的關係,那就等同於徹底得罪了陳天陽,再也冇有了招攬陳天陽的機會,罷了,還是先把這件事情彙報給小姐,讓小姐定奪。”

謝纖臉上神色陰晴不定,哼了一聲,突然轉過身來,透過倒塌的城牆,看向了寺院裡因為陳天陽的金子而驚喜連連的和尚們,嘴角翹起一絲嗜血的笑意:“罷了,既然冇辦法報複陳天陽,就拿你們來發泄我心中的怒意,誰讓你們看到了我被陳天陽威脅的窘迫樣子?”

她邁動蓮步,向寺院走去,嘴角嗜血的笑意又濃了幾分。

卻說陳天陽和潘丹鳳離開後,以兩人的腳程,眨眼間便遠離了寺院,向著亂花鎮客棧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潘丹鳳憂心忡忡,等回到客棧房間後,她再也按捺不住,坐在桌子旁一邊給陳天陽倒茶水,一邊擔憂地問道:“雖說謝纖的言行的確可惡,但你如此粗暴的拒絕萬幽門的招攬,是不是不太好?”

陳天陽舉起茶杯喝了口茶水,笑著問道:“你是擔心萬幽門對我不利?”

潘丹鳳點點頭,緊挨著陳天陽坐下,伏在他的懷裡,擔憂地道:“萬幽門是聖地的龐然大物,實力不在明家之下,手段卻又比明家狠辣的多,可以說比明家還要難纏。

那個叫謝纖的女人,看著雖漂亮,但我總覺得她身上有一股子邪氣,你這次不但拒絕了她,還將她折辱了一番,怕是會引來無窮無儘的麻煩……”

陳天陽將潘丹鳳摟進懷裡,一邊伸進她的衣服裡,在她光滑細膩的肌膚上緩緩拂過,一邊自信地笑道:“隻要萬幽門還想招攬我,就絕對不會輕易跟我撕破臉。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萬幽門真的惱羞成怒,和明家一樣追殺我,我也有足夠的自信,令萬幽門铩羽而歸!”

潘丹鳳先是驚訝,繼而想起陳天陽先前斬殺程天路時的神奇表現,心裡又對陳天陽產生了信心,連嘴角都不自覺的翹起了一絲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