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下意識求救似的向譚明知看去,誰知譚明知神色淡然地站在台階上,對他們視而不見。

這六人神色大變,心裡一陣怨恨,尤其是想到譚明知肯定知道陳天陽的身份卻故意不說,害的他們落得如此地步,更是心裡恨的牙癢癢。

“你之前不是說對我產生殺意了嗎,現在呢,還想殺我嗎?”陳天陽嘴角翹著嘲諷的笑意,手握龍淵劍,對司空友說道:“現在我隻要輕輕動動手腕,你的腦袋就會搬家,現在你應該考慮的不是殺我,而是怎麼從我的劍下逃生,是不是覺得很諷刺?”

“彆……彆殺我……”司空友臉色蒼白如紙,眼中充滿了驚恐之色,心中又是絕望又是後悔,要是早知道他是陳天陽的話,打死他也不敢挑釁陳天陽啊。

他立馬扭頭看向譚明知,求救地道:“譚少俠,救……救我……救救我……”

周圍眾人紛紛向譚明知看去。

譚明知暗中皺眉,再也冇辦法保持淡然,輕咳兩聲,說道:“陳兄,所謂不知者不罪,他一開始並不知道你的身份,再說他們也並冇有對你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不如看在我的麵子上,放他們一馬,如何?”

司空友神色大喜,忙不迭地點頭,有了天道派掌門弟子譚明知親口求情,想來就算陳天陽再厲害,也得給天道派麵子……

突然,他眼前劍芒一閃,鮮血為之飛濺。

赫然是陳天陽一劍抹了司空友的脖子,鮮血猶如玫瑰,在半空中盛放。

司空友猛然睜大雙眼,捂著鮮血飛濺的脖子,喉嚨裡“咕……咕咕”幾聲後,“噗通”一聲倒在看血泊之中。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緊接著眾人就是一片嘩然,在譚明知剛剛開口求情的情況下,陳天陽竟然還動手殺了司空友,這簡直是在活生生打譚明知的臉!

果然,譚明知臉色大變,怒道:“陳天陽,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剛剛冇有聽到我的話嗎?”

“聽到了,可是那又如何?”陳天陽斜覷譚明知,眼中閃過輕蔑之色:“你讓我不殺我就不殺?你算什麼東西?”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片嘩然,陳天陽好囂張,好狂妄!

譚明知被陳天陽當麵貶低,有些下不來台,偏偏又打不過陳天陽,氣的臉色鐵青。

那六人更是嚇的渾身發抖,陳天陽連一點點麵子都不給譚明知,那豈不是說,譚明知也冇辦法保下他們?

突然,陳天陽扭頭,看向了他們。

六人神色大變,心頭懼意更盛,充滿了恐懼絕望,難道……難道他們馬上就要步司空友的後塵,死在陳天陽的劍下?

突然,隻見陳天陽收起了龍淵劍,轉過身背對著他們,淡淡地道:“我剛剛殺了一人,今日殺意已儘,我不殺你們,你們離開吧。”

那六人先是震驚,繼而大喜過望,生怕陳天陽改變主意,連忙一溜煙地飛奔離開了。

這一下大大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眾人先是震驚,繼而就回過味來,譚明知替司空友求情,陳天陽毫不猶豫殺了司空友,而那六個人並冇有譚明知求情,陳天陽卻偏偏放過了他們,陳天陽這是在故意打譚明知的臉啊!

果然,譚明知臉色越發鐵青!

眾人都多多少少聽說過陳天陽囂張的事蹟,但是親眼看到陳天陽狂妄到毫不將譚明知放在眼裡的一幕,還是心中為之震驚,紛紛感歎真是聞名不如見麵!

澹台雨辰忍不住搖頭笑了出來,她當然知道陳天陽故意公開打臉譚明知,是因為她父親有意將她許配給譚明知,陳天陽心裡肯定不爽,故意給譚明知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