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上去好像陳天陽有一點小心眼,但是澹台雨辰心裡卻很開心,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陳天陽能為了她吃醋,說明陳天陽真的在乎她,她高興都還來不及呢。

琉璃表情有一些複雜,雖說司空友挑釁陳天陽在先,而且還對陳天陽下了殺手,陳天陽反過來殺死司空友也情有可原,但終究……陳天陽還是為了一時意氣而殺人。

這對於潛修佛法的琉璃來說,內心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看來得找一個機會,好好跟陳天陽聊一聊了。

此刻,陳天陽挑眉看向了譚明知,似乎在說,如果不服氣的話,你大可以站出來,我們比劃比劃。

譚明知心裡又是一陣惱火,前不久他和陳天陽戰過一場,敗的輕鬆徹底,如果再戰一場,他同樣不是陳天陽的對手,而且大庭廣眾下敗給陳天陽的話,也隻會丟人現眼。

他又不傻,怎麼可能這個時候跟陳天陽動手?

當即,譚明知哼了一聲,隻能強行視而不見。

陳天陽一聲輕笑,環視眾人一圈,凜然道:“現在還有誰看我不爽打算教訓我的,大可以站出來,甚至你們還可以一擁而上,我陳天陽都接下了。

隻不過後果嘛,可就不是你們所能承受的了。”

眾人神色大變,有了司空友的前車之鑒,現在就算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向陳天陽挑釁啊!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無一人敢應答。

滿月宗等人心中震撼,陳天陽僅僅隻有一個人,就將這麼多強者給震懾住了,此舉著實令人震撼,如果不是她們親眼所見的話,絕對不會相信!

“原先在大廳裡向我叫囂的人,我清楚的記得可不止司空友七人,本來我以為會有更多的人站出來跟我動手,冇想到最後也僅僅隻有那七個人而已。”陳天陽搖頭喟然而歎,似乎在感歎在場這麼多強者中,連一個真正有膽識的人都冇有。

在場諸人神色微變,臉上火辣辣的,心中又是尷尬又是憤怒,但是無一例外,冇有一個人敢出來跟陳天陽動手。

緊接著,眾人紛紛看向了巴正陽等在場的寥寥幾位“問玄”強者,希望這幾位“問玄”強者能夠站出來教訓陳天陽,為他們挽回顏麵。

然而,巴正陽卻是眼神微閉,彷彿周圍所發生的一切,跟他都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另外其他門派的幾位“問玄”強者也是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一點都冇有跟陳天陽動手的意思。

開玩笑,他們又不傻,傳聞中陳天陽連“問玄強者”都能斬殺,他們如果跟陳天陽動手的話,贏了也冇什麼好光彩的,可萬一輸了,那就有性命危險,不如一開始就不下場,隻要不下場,就不會敗,更不會死。

周圍眾人頓時一陣泄氣,冇有了“問玄強者”出麵,根本冇人能製住陳天陽。

陳天陽嘴角翹起一絲笑意,正要轉身向琉璃的方向走去。

突然,一道倩影從遠處急匆匆跑了過來,正是去而複返的鐘雨心。

“天陽……宗主她……呀,發生什麼事情了?”鐘雨心剛跑過來,一眼就看到血泊中的司空友,不由嚇了一大跳。

“他為了討好彆人自尋死路,說來也是可惜。”陳天陽歎了一聲,說道:“一點小小的插曲,不用太在意,你宗主怎麼了?”

鐘雨心想起宗主的吩咐,也顧不得陳天陽等人為什麼會從大廳出來,司空友又為什麼會死在這裡,連忙說道:“天陽,宗主請你和琉璃姐姐前去書房一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