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陽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逄雲宗主邀請自己,肯定是為了討論洛書劍派和禁地的事情。

當即,陳天陽看向琉璃,正巧看到琉璃也看向了自己。

兩人同時點點頭。

接著,陳天陽又看向了澹台雨辰和潘丹鳳,說道:“你們稍等,我去去就來。”

他很想讓澹台雨辰和潘丹鳳也跟著一起去,不過這件事情關乎滿月宗的隱秘,去的人多了逄雲宗主肯定不喜。

所以陳天陽考慮再三,纔沒讓澹台雨辰和潘丹鳳一起跟著。

琉璃也看向了澹台雨辰和潘丹鳳,暗暗打量著兩女。

“好。”澹台雨辰嘴角含笑:“我等你。”

潘丹鳳雖然滿心想跟著去,但看到澹台雨辰都痛快的答應了,她也不好跟著一起去,隻能有樣學樣地說了聲“好”。

陳天陽這纔看向鐘雨心,說道:“走吧。”

“天陽,琉璃姐姐,你們跟我來。”鐘雨心點點頭,轉身帶路。

琉璃縱身一閃,已經來到陳天陽的身邊,並肩跟在鐘雨心的後麵,向逄雲仙子的書房走去了。

等陳天陽走遠後,在場眾人這才紛紛鬆了口氣。

譚明知哼了一聲,忍不住不爽地道:“小人得誌!”

澹台明日在一旁苦笑連連。

空璿長老及時站了出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邀請眾人再度回到大廳一敘,又吩咐門下弟子給司空友收屍。

眾人這才逐漸回到了大廳裡。

原地,隻剩下了祝玉泉和巴正陽二人。

“正陽叔,你怎麼看?”祝玉泉突然開口問道,冇頭冇尾的,但是巴正陽卻聽明白了他的意思。

巴正陽神色凝重,說道:“陳天陽很厲害,單打獨鬥的話,我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祝玉泉臉色微變,繼而憂心忡忡地道:“如果陳天陽和我們做對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隻要不讓陳天陽知道我們的真正目的就是了。”巴正陽淡淡道:“事以密成,保守住秘密,不招惹陳天陽,陳天陽自然不會跟我們做對。

當然,萬一不小心泄露的話,那就想方設法殺掉陳天陽就是了,他是人,不是神,就一定有弱點和破綻。”

“是。”祝玉泉應了一聲,感受到巴正陽的自信,他也跟著充滿了信心。

“走吧,我們也回大廳去吧,免得惹人懷疑。”巴正陽說完,帶著祝玉泉向大廳走去。

等兩人離開後,從遠處的陰影中走出兩名美麗的女子,主動遮蔽了自身的氣機,確保不會被滿月宗的弟子發現。

這兩名神秘女子,正是萬冷雪和謝纖兩人。

“陳天陽果然夠囂張。”萬冷雪嘴角翹起笑意,帶著幾分驚訝幾分欣賞:“他殺死正派人士一點都不手軟,倒是有幾分我們邪派中人的風采。”

“小姐是不是越發想招攬陳天陽了?”謝纖抿嘴笑道。

“不錯,陳天陽這種快意恩仇、殺伐果斷的性子,簡直是天生為了我們邪派而生的,他加入我們萬幽門一定能夠大放異彩,而萬幽門也會因為陳天陽的加入而聲勢大漲。”萬冷雪說到這裡,眼眸中閃爍著光芒,彷彿陳天陽已經是她囊中之物一樣。

“有小姐親自出馬,招攬陳天陽一定能夠馬到成功!”謝纖神態恭敬,繼而想起一件事情,皺眉問道:“剛剛洛書劍派的祝玉泉和巴正陽說‘事以密成’,莫非他們來滿月宗另有目的?隻是洛書劍派和滿月宗同屬正道宗門,且實力還在滿月宗之上,洛書劍派來滿月宗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